爱国志士——常隆基

发布:2012-07-12 09:50 阅读:2120 次 【 字体:

“我是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志气,决不能叫外国人管,当亡国奴我不干。”

——常隆基

常隆基,1921年出生于辽宁省西丰县成平乡凤楼村苔碧屯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8岁那年起便整天跟着有病的父亲下田劳动,在自家仅有的几亩山荒地里抛洒汗水。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为了活命,常隆基给人放过猪,当过小长工。15岁那年才上私塾读书。他一边读书,一边帮家干活,学习也非常用功,两年时间,学完了《三字经》、《百家姓》、《论语》等书籍。老师经常给学生讲民族英雄岳飞精忠报国、抵御外侮等历史故事,每次听讲总是全神贯注。他曾对同学们讲:“我是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志气,决不能叫外国人管,当亡国奴我不干。”当他看到伪满警察打骂群众时,便愤愤地说:“唬洋气,不象个中国人。”可见少年时代的常隆基已经具有比较强烈的民族意识。

1941年6月,常隆基被逼迫送往黑龙江省富锦县当了伪满洲国国兵。1942年秋当上了连长邹士朋的勤务兵。他手脚勤快,他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外,邹连长家的杂活几乎全包了。邹太太对这个勤奋老实的勤务兵十分满意。邹士朋有头大白马是全团最好的军马,平日把此马看得如同自己的命一样重。常隆基深知连长所好,他自己也十分喜爱白马,因而倍加精心喂养,接送连长上下班风雨无阻。因此,邹士朋也就更加信任他了。

1943年5月2日,日本关东军驻伪满洲国最高军事顾问、日本陆军中将楠木世隆要到富锦视察秘密军事要塞五顶山阵地。从十天前就开始做迎接准备,4月27日晚,驻富锦伪靖安军少将司令官美藏命令,从步兵二团挑选10匹最佳军马,10名最好的带马兵,加紧训练,供入山视察将领用。当夜即从全团选出10匹白色的军马,邹士朋的大白马名列前茅,常隆基也当选为带马兵,中选的人和马又经过日本教官教训了两天。

5月1日晚间,邹士朋又嘱咐常隆基说:“明天上午满高级将领去五顶山视察,你可千万要小心谨慎,万一出点差,你我的脑袋就都保不住了。”常隆基默默地听着连长的嘱告,心中一股无法遏止恕火已经开始燃烧。他感到再也不能忍受了,一定要报仇雪耻。豁出去了,反正拿自己一条命换一个日本大官的命还是值个的。决心一定,常隆基倒平静下来了,他认真盘算着明天的行动计划,心想若是有一支短枪就好了。

5月2日,常隆基起早把两匹大白马刷洗一遍,提前到连长家接连长。邹连长在途中小声地告诉常隆基:“今天骑我这大白马视察的是日本在满洲国最高顾问楠木中将,你要格外小心。”常隆基听后,不禁心中暗喜,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务求成功。走了一段路,常隆基突然对连长说:“你的‘料寿’(军功章)怎么忘戴了?”连长一摸胸前光光的,竟一枚没戴。常隆基要回连长家去取,连长怕耽误了时间,说:“算了吧。”常隆基说:“今天这么多大官到场,你不戴‘料寿’怎么行。我是带马兵,你现在就把大白马交给我,10分钟我准时取回。”连长听他说的有理,两人当即换了马,常隆基骑上大白马朝连长家飞驰而去。

常隆基到连长家急促地敲门,邹太太穿着睡衣把门打开,不耐烦地问:“刚走又回来干什么?”常隆基忙说:“给连长取‘料寿’、短枪。”邹太太回屋取出“料寿”,却没给拿短枪。他催要短枪,邹太太板起面孔说:“这枪连长再三关照,除他本人外,谁也不给。”常隆基急了,冲着邹太太大声喊着说:“原先军官不准带短枪,是美藏少将的命令。今天一早,邢大臣特意下令,为了日本中将的安全,连长以上军官一律带短枪。你不给,日本中将出了事,让连长兜着。太太,时间到了我可得马上回团去了。”邹太太从来没见过这个老实人发过火,便信以为真,急忙取出短枪和全部子弹交给他,还一再叮嘱:“千万要交给连长本人啊。”常隆基骑马跑出连长家,用大白马作掩护,将短枪上好子弹,连同弹夹放在新做的马粪兜里,随手又捧起马粪放在兜里掩盖好,就骑马奔向团部,把“料寿”交给了连长。

这时,进山部队已全部在院内集合。司令部命令:士兵带枪不准带子弹,军官只许佩刀,不准带枪。接着,由日本军官逐人搜身检查。日本军官对常隆基等人马进行了仔细搜查后,向“七七五”部队长报告说:“异状那西”(没发现什么)。几分钟后,几辆日本关东军的小汽车开进院内,从小车上下来10名日伪军高级将领。日本关东军驻伪满洲国最高军事顾问楠木世隆中将走在前面,接着是伪满洲国军事部大臣邢士廉上将、美藏少将和第七军管区司令官贺慕侠。日伪军政要员簇拥着楠木走出了团部。休息半小时后,以骑兵团为先导仪仗队,浩浩荡荡地向五顶山阵地进发。

行进中,在大白马左前方的常隆基,用两眼的余光时而偷看马背上的楠木,时而向那个马粪兜瞄一眼。10时40分,马队来到了五顶山西的小河子处。“七七五”部队长下令:全体下马,徒步陪视察团入山。首先是仪仗前导队“刷”的一声跳下马背,笔直地站在山路的两侧,10名带马兵恭敬地把日伪将领们抚下马来。说时迟那时快,常隆基左手一抖马缰,右手直插马粪袋,大白马一个左半转身,楠木世隆还没分清东南西北,常隆基的枪口已对准了他的左胸膛,乒乓两枪,楠木的勋章、钢笔全被子弹打碎,把在场的要员和武士们吓丢了魂。当他们看到楠木倒在血泊中时,才如梦方醒,大叫大喊“抓刺客,抓间谍”,命令士兵开枪,可惜没子弹,邢士廉在惶恐中举刀向常隆基扑来,常隆基甩手就是两枪,狡猾的邢士廉一下钻到马肚子底下,才免于一死。常隆基见雪恨目的已经达到,飞身跃上大白马向山下跑去。邢士廉和美藏少将下达特别紧密命令,日本关东军全部守备队,驻富锦、绥滨、同江三县的日伪军、特务、警察全部出动,西从新城镇,东到勤得利,严密封锁江面,不准一人一马渡江。陆地上,把通往宝清、集贤、同江、饶河的旱路全部卡死,一定要抓住刺客。由于现场无电话,当这一道道特急命令逐级传达到各部队时,骑着大白马的常隆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又凭借入山部队军官不准带枪,士兵虽荷枪在身,但没有子弹的情况,常隆基得以顺利脱身。当跑到邵店村那片树林边时,大白马累得一头扎进泥坑里,挣扎了几下,嘴里流出了鲜血,慢慢地停止了呼吸。

大白马之死,给常降基逃离虎口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他急匆匆地朝正东的大兴屯跑去,在屯北的刘家小窝铺里见到两个老汉和一个中年妇女。常隆基看到他们都是善良的百姓,求给换套衣服。进窝铺里没有破旧衣服,只换了上衣。他又打听过江的路,一个老汉说,可从胡别达拉过江,奔江北大桦树。他喝足了水,拜谢了老人,向东北跑去。

常隆基跑了约10里路,来到富士屯附近。天黑后,悄悄地朝屯西头两间破草房走去,轻轻敲了两下破板门。50左右岁的高希浦见门外人上身着便衣,下穿军裤和军用胶皮小袜子,以为来的是个特务。常隆基见老人有惊惧之色,忙说:“老人家,我贪事了,在五顶山打死了日本大官,请救救我吧。”老人家看看面前跪着的年轻人,二话没说把他拉进屋里,回身关上门,叫老伴找出旧鞋、旧衣裤让常隆基换上,又让他吃了一顿饱饭。吃饭时,他把五顶山枪击楠木,自己逃跑的事简要地叙述一遍,最后才说出自己打算过江,投奔苏联。然后,按照高希浦指引的方向,乘着茫茫夜色的掩护,急忙向江边走去。

富士屯外西北岗子下边,有个鱼亮子,是同江县特务股长小村手下一名叫陈丰年的特务开的,名为捕鱼,实际是用来监视来往过江的行人,尤其是严防苏联谍报人员。鱼亮子里共4个特务,当常隆基急急忙忙来到鱼亮子,说有急事,要求用小船送他过江时,引起了特务的怀疑。老奸巨滑的陈丰年为了稳住常隆基,便说天这么黑,又起风了不能走船,答应天亮送他过江。他只得同意,当晚住在鱼亮子。常隆基一夜没敢合眼,特务们也没敢动手。第二天天一亮,4个特务一齐动手,常隆基右手被丰年按住,就用左手掏枪,没等打响就被特务下了枪。

特务们把常隆基绑在桩子上,派两个人到屯里赶来一辆牛车,把他双绑在车上往二龙山(当时同江县署所在地)送。走出不远,常隆基跑了,陈丰年忙命令特务开枪,枪声引来了大批捉拿五顶山刺客的日伪官兵。当陈丰年说明情况后,日本军官下令封锁江面。

常隆基在柳条丛中沿江跑了2里多地,在一个江湾处碰见一个钓鱼的老人,问他哪儿水浅?从哪能趟过江。老人说这大江深得很,无法趟过,常隆基听后只好又往前跑,这时,沿江追赶的日伪军已越聚越多,越围越近,常隆基既不能脱身,又无法过江,便投入滚滚的松花江,壮烈牺牲,时年仅22岁。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45.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