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宣教 党史图展

铁岭党史人物 苏俄红军中国团团长——任辅臣

发布:2012-06-27 12:09 阅读:2502 次 【 字体:

苏俄红军中国团团长——任辅臣

苏维埃俄国的今天,就是我们中国的明天。

——任辅臣

任辅臣是铁岭最早接受共产主义思想并投身于革命的共产党人,中国近代早期无产阶级革命者、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杰出的华工领袖、卓越的军事指挥员、苏俄红军中国团团长、辽北第一个布尔什维克。出生于辽宁省铁岭县西部河夹心村的一个农民家庭。青少年时期的任辅臣,生活、学习、工作在铁岭、沈阳、哈尔滨等地,寻求真理,勇于实践,并于1908年加入了布尔什维克,成为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他接受党的指示,以中国外交署官员、驻阿拉巴耶夫斯克矿区华工总办的公开身份到了俄国;十月革命期间,他在华工中建立一支能征善战的中国团加入苏俄红军,转战在形势险恶的东部战场,参加保卫新生苏维埃政权的斗争;1918年11月,年仅34岁的任辅臣在乌拉尔地区的维雅车站战斗中壮烈牺牲,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和巩固献出了风华正茂的青春,实现了他那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崇高理想,走完了他短暂而辉煌的、充满了传奇英雄色彩的的战斗一生。

任辅臣,字佐卿,1884年农历四月初四出生于辽宁省铁岭县河夹心村。任家祖籍山东泰安,清初闯关东来东北,先落户在新民,后定居铁岭县银州城内。祖父任万选为人仗义疏财,富有正义感,曾资助过昌图农民起义领袖“滚地雷”,因此被官府关押,出狱后举家搬到河夹心乡下。任辅臣5岁那年的夏天,家中十几亩田地被洪水淹没了,当年颗粒未收。其父任有德只好卖掉田产,领着全家流落到铁岭县城,靠拾破烂或在三道街贩秫秸、瓦盆为生。任辅臣从此就开始帮助父亲和哥哥干活了。到他年满7岁时,由于家境贫寒,无力供他上学,其母只好把他托靠给娘舅吴秀才,免费上了私塾。舅舅在铁岭虽然是有名的教书先生,但也常常失业,他一失业,任辅臣也就失了学,这样断断续续地读了五年私塾。1896年,家境稍有好转,12岁的任辅臣考入了银岗书院。他努力钻研,勤奋好学,学业大有长进,眼界不断开阔。

1899年,根据中俄密约,沙俄当局开始修筑经过铁岭的东清铁路支线,在银州城内招收雇员。为了缓解家里经济的困难,15岁的任辅臣应招做了一名录事(即书记员),从中学会了俄语。1901年考入奉天警员教练所,1902年毕业回到家乡铁岭,在县警察署当了一名警官。第二年春天,与银州城内张含光妇女士结婚。

二十世纪初期的中国,内忧外患,苦难沉重,已经陷入极度危机的深渊之中。1904年,日本和沙俄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领土上挑起了争夺殖民地的战争。战火很快蔓延到铁岭,不久便发生了一件决定任辅臣一生道路的事情。有一天,他碰见两个俄国士兵正在抢夺中国农民的苫房草,那个农民不给,被一个俄国兵用枪打伤了手腕,另一士兵则用马刀向农民的胸部刺去。目睹这种强盗行为,任辅臣义愤填膺,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与两个未加防备的俄国士兵厮打起来,其中一个被打翻在地,另一个凶狠地挥舞马刀向他砍来。就在这紧急关头,一位名叫瓦夏的俄国青年军官出来解围。原来,瓦夏是当时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地下党员。他把任辅臣带到屋里,问他为什么要打俄国士兵。任辅臣理直气壮地说:“他俩打伤中国的老百姓。”瓦夏问:“要是他们去打中国的‘戈必丹’(当官的),你又会怎样呢?”任辅臣愤怒地回答:“他们不会的,中国要是没有那些无能的、卖国的‘戈必丹’,你们根本来不到中国。”瓦夏听了他的话,兴奋地拍着他的肩膀说:“对!太对了!其实,俄国老百姓同中国老百姓一样不愿意打仗,是那些当官的老爷们和皇帝才想这样做,要想消灭侵略战争,最好的办法就是各国的老百姓团结起来,打倒腐朽的社会制度和卖国求荣的‘戈必丹’。”

瓦夏的一席话,好像星星火种,倾刻间燃起了青年任辅臣胸中的燎原大火。他得到了社会民主工党思想的启迪,知道这是一个为平民百姓谋利益的政党,从此开始接触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在这以后,任辅臣又结识不少具有进步思想的俄国军官,在他们的影响下,决心投身革命实践。

1905年下半年,任辅臣奉命调离铁岭,去新民县警察署任副署长。1907年,为了追求救国救民真理,任辅臣毅然放弃了警官职位,经瓦夏等俄国青年军官介绍,来到哈尔滨东清铁路护路军司令部主办的俄国军官学堂任汉语教官。这时,他参加了布尔什维克党秘密领导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哈尔滨工人团”,开始从事革命活动。1908年,24岁的任辅臣秘密加入了被当时社会上称为“穷党”的布尔什维克,成为一名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誓言为天下劳苦大众的解放奋斗终生。任辅臣与军官学堂及铁路上的俄国青年军官交往密切,经常同他们一起去三十六棚铁路工厂与工人开会到深夜。

1909年夏季,东清铁路沙俄当局发现了任辅臣的革命活动。买通了中国土匪,趁他去道外浴池洗澡之机,隐藏在门后突然开黑枪。任辅臣胸部中弹,右手掌被射穿。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他临危不惧,用左手握枪英勇还击,土匪落荒而逃。沙俄反动派并不甘心,企图趁他在铁路医院养伤之机继续加以迫害。在这紧急情况下,布尔什维克地下党组织多方营救,军官学堂具有正义感的中国教官也竭力帮忙。任辅臣一家在铁路工人掩护下秘密逃到齐齐哈尔。在这里,他更加积极地完成党交给的各项任务。1911年,在布尔什维克巴库委员会的指派下,任辅臣通过原警员教练所老同学的推荐,出任黑龙江警察总署的巡逻队长。党给他的任务是掩护被沙俄流放到东西伯利亚地区的“政治犯”,潜渡到黑龙江越境避难。

1912年任东宁县水上警察局局长。任辅臣接受党的指示,除继续转送、掩护布尔什维克“政治犯”外,还经常越过绥芬河出境,到指定地点参加党的秘密会议,传递了大量的重要文件和宣传材料,受到党组织的高度信任。1913年,任辅臣奉调哈尔滨,任税捐局局长。

1914年底,由俄国富亚公司在哈尔滨召募两千名华工到阿拉巴耶夫斯克矿区从事开矿、采伐木材劳动。这时,任辅臣接受布尔什维克党的任务,也接受了中国行政当局的的指派,他以中国外交署官员、华工总办的双重公开身份,率两千名华工来到俄国乌拉尔地区彼尔姆省的阿拉巴耶夫斯克矿区。在俄国,任辅臣为改变工人兄弟的悲惨境况而积极奔走。一方面组织华工团结自救,盖屋、种菜、战胜困难;另一方面反复与俄国当局和矿厂主交涉,努力改善华工的生产和生活条件,因而深受华工们的信任和爱戴。任辅臣到俄国后一直与布尔什维克党保持着单线联系,联系人乌斯钦科,恰好是任辅臣家的家庭女教师的丈夫,他很少与任辅臣直接联系,党的指示和任辅臣的工作汇报大都由女家庭教师来传递。1916年,在布尔什维克地下党的指导下,任辅臣开始在华工中秘密建立革命组织。

1917年俄历10月25日,伟大的十月革命爆发了。任辅臣迅速组织全矿区近两千华工参加红军,编入第三军第二十九步兵师,命名为中国团,番号为二二五团,参加保卫新生苏维埃政权的斗争。任辅臣任团长,布尔什维克党组织派来一位红军干部任政委。长期追随任辅臣的河北人张清萧、山东人桑来朝、东北人潘百川分别担任一、二、三营营长。

当时的东部战区形势最为险恶,中国团在团长任辅臣率领下,配合苏俄红军,同敌人展开了英勇的战斗。从1918年春季到秋季,任辅臣率领中国团转战在东部战区的几个战场上,活跃在杜拉河、卡马河一带,与敌人大小战斗近百次,杀得敌人闻风丧胆,受到苏维埃中央的表扬与嘉奖。

1918年9月21日凌晨,拉亚镇笼罩着大战前夕的寂静。随着嘹亮的冲锋号声,任辅臣指挥战士们挥舞马刀,从东北方向冲进敌人占据的这个重镇,把装备优良、人数众多的白匪军杀得落花流水,毙敌几百名,俘敌300余。为了表彰中国团的战功和卓越指挥者任辅臣,苏维埃中央命名中国团为“红鹰团”,并于27日在库什瓦城后方办事处举行了隆重的授旗仪式,红军军部、师部的首长同任辅臣及全团战士合影留念,留下了珍贵的历史镜头。

1918年11月上旬,任辅臣指挥中国红鹰团转战在乌拉尔地区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一线,接连打了几个硬仗。

从1918年11月下旬开始,高尔察克白匪军加强了从普拉吉那向维雅车站的攻势。1918年11月29日,任辅臣指挥全团官兵与白匪军鏖战了一天。尽管白匪军组织大批兵力轮番进攻,来势凶猛,维雅车站阵地仍岿然不动。当夜,北风凛冽,天寒地冻。经过连续作战,疲劳已极的中国团战士们宿营在军用列车上。白匪军分成几路偷偷地靠近了维雅车站,富农分子阿霍特尼科夫引导白匪军通过一片沼泽地,从中国团难以预料的地方包抄过来。全团官兵奋力反击,终因被动应敌,寡不敌众,中国团伤亡惨重,除少数人突围外,绝大部分壮烈牺牲。任辅臣在左臂负重伤的情况下,一直战斗到打光最后一颗子弹,坚持到底,宁死不屈,在参谋部车厢的通过台上被敌人用刀刺死,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工农政权,为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任辅臣牺牲后,苏维埃政府和布尔什维克党表示深切哀悼,并于1918年12月28日即烈士牺牲一个月之后,在《公社社员报》上发了讣告,对任辅臣战斗的一生和不朽的业绩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讣告说:

“在维雅战役结束时,中国团团长任辅臣同志壮烈牺牲了。任辅臣在中国侨民中享有很高威信,他把他在中国人中间的影响和威信全部贡献给苏维埃俄国。

由他组织领导的中国团部队曾是我们战线上最坚强的最可信赖的部队。作为世界革命的忠诚战士,他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伟大的事业。

他的精力并没有白费。革命战士们将永远记着为全世界被压迫者的事业而献出了生命的中国人民的儿子——任辅臣同志。”

(张雅莹张冠)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55.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