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战斗岁月

发布:2017-12-11 15:11 阅读:1536 次 【 字体:

段志清杜西书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我们分别从晋察冀军区和延安奉命调往东北工作。

1945年12月初,段志清任支队长的辽河支队奉命同平罗堡村的二支队(前身是沈北支队警卫营)合并为二团,段志清任团长,杜西书任政委,胡远豪任副团长。队伍活动在北陵、虎石台和文官屯一带。在文官屯的“九二八”仓库(原日军仓库)中,我们设法运出了六门山炮和许多轻重机枪、步枪、掷弹筒,除装备我团外,大部分送给军分区。与此同时,国民党的新一军、新六军、七十一军先后进到沈阳以西地区和新民等地。

1946年1月初,上级命令我团改为13团,直到1946年8月我党政军撤出康平前,我团一直活动在新台子一带和法库地区。主要任务是:(1)驻守新台子镇,向沈阳方向担任警戒,严防敌人偷袭;(2)看守新台子地区粮油仓库;(3)在国民党进攻时掩护地委和分区党政军机关安全转移。

国民党新一军于1946年3月12日进入沈阳后,又向我团进犯。3月18日,我团在新台子南八里处的铁路大桥附近和乱石山南的几个小山头阻击敌人;胡远豪带两个连在大桥附近和乱石山南的几个小山头阻击敌人;段志清和杜西书带团主力沿铁路阻击敌人。直到23日下午,胡远豪带队撤到龙首山附近。团主力撤到老车站附近。两股敌人已分别跟进到山前五里处和车站八里处。这时铁岭县委机关已撤离县城开始转移。我团坚持到24日拂晓才撤出县城,留两个连占领养马堡东西两边的山岗,阻击敌人进城。敌人遭到我团的节节阻击,到24日下午才进铁岭城。

3月28日,分区田维扬司令命我们到法库五台子以西二十多里处的望海寺、登仕堡、达莲屯等地设防阻击敌人,掩护地委和分区的党政军机关安全转移。当时我团有新的日本式重机枪一挺、轻机枪六挺、掷弹筒三门。4月1日,国民党七十一军先头部队八十七师的前卫团进到我埋伏地区。当敌人接近我阵地二、三百米处时,我各种火力突然开火。霎时间,阵地上枪炮齐鸣,火光冲天。由于敌人刚刚到东北,不熟悉我军情况,在我团炮火的猛烈射击下,人仰马翻,伤亡惨重,于是就撤离阵地,休整部队,观望我情。到了午后两点,敌人集中火力向我部队猛烈射击。我占领的村庄山头被打得硝烟滚滚,砖石乱飞。敌人的炮火对我防守阵地进行了破坏和压制之后,其步兵又向我防守的村庄和山头冲击。面对敌人的炮火,我们再次集中火力全面反击。直到给敌人以很大杀伤后,我们才边阻击边转移。从大蛇山子转到五台子,又到法库磨盘山、黄花山等地。4月6日,我团转移到康平城南的郝官屯等地监视敌人行动。这时敌人已过辽河,上级派三师独立旅三团负责阻击,我团奉命到康平四家子剿匪。

5月间,到二牛所口和大房身及大黄家窝堡地区剿匪150余人,缴马60多匹。接着由分区田维扬司令带我团在法库南大孤家子一带与敌人战斗。不久,田维扬司令又调我团到法库北边的火石岗子驻守并向法库警戒。

8月间,来法库的军调小组王首道派队员杨骥同志跑来对我们说:“停战谈判破裂,敌人很快就要向我们全面进攻了,请你们赶快转告上级,做好一切战斗准备。”我们马上把情报派两名骑兵送给14团和分区田维扬司令员。

8月24日下午,一地委与一分区的党政机关人员撤出康平县城,向西转移。我团在康平城南和东南阻击敌人的进攻,一直坚持到25日拂晓才撤离康平县城,转移到城北二十里处的兰家店、张家窝堡和横道地区监视敌人的行动。后来又转移到分区所在地二牛所口。我们将武器弹药库的东西拉出来,补充给部队一些弹药和四门迫击炮,其余全部炸掉。

我团撤出康平县城后,经过二牛所口,然后在后新秋和哈拉沁屯等地区活动,直到东进前,我团的主要任务是收容撤退时失散的党政军机关人员;监视敌人行动,狠狠打击李守信部队和骑兵降队,保护党政机关的安全。

9月11日,我团掩护一地委一分区的首长和机关工作人员经过前旗、后旗转移到通辽。我们进到通辽南边衙门营子车站宿营。这时,辽吉军区邓华司令员和分区田维扬司令来我团看望干部战士,并派朱宏调来我团任一营营长,并决定13团带上一部电台再回到哈拉沁屯和后新秋地区活动。

我们于9月14日出发,进到甘旗卡车站宿营。15日晨,我们正准备继续南下,突然收到分区田维扬司令发来的电报:“地委和分区机关与部队昨天下午就被敌几千骑兵包围在柳河大桥东北地区。现在包围圈越来越小,情况危急,速来救援。”接到电报后,我团向被包围方向前进,于下午三点赶到战场,消灭敌人三百多,地委和分区机关被解围了,我团一直护送他们到库伦城,然后留下一个骑兵连担任警戒。

10月初,田维扬司令带13团和14团转移到库伦西南和阜新县的北边福兴地一带。分区和14团驻守在福兴地村,我团驻福兴地东南约十里处的几个村庄。驻阜新县的敌人李守信的骑兵三千多人,出城进到离我团二十多里的地区。一天早晨,敌人突然向我袭来,我设在南山头的一个警戒排被敌人包围,损失殆尽。敌又分兵两路向福兴地前进,被我14团的九二式步兵炮打了几炮后,就掉转马头向我团冲击。李守信是多年的老土匪,国民党又给他加强了武器装备,他们的轻重机枪和掷弹筒也很多,其火力较强,敌攻我守,整打了一天。战斗中我一营长朱宏调负伤。下午4点,我部队正组织火力准备反冲击时,敌人突然撤下山去,随即分区命令我团撤回福兴地。这次战斗共打死打伤敌人120余人,我团伤亡42人。

11月24日,分区刘述刚司令带我团和蒙骑13团及分区骑兵的两个连护送辽吉军区陶铸政委北去。后来我们在大榆树、八仙筒及后新秋、康平等地区活动,发现周围地区都是叛变投敌的降队和地主恶霸武装,每天都袭扰我们几次。我们向北转移,敌人尾随我们。部队转移到伊胡塔车站以东地区,降队骑兵约400余人又来袭扰我们。为了摆脱敌人,我们夜间转移到伊胡塔车站西边约15里外的一个村庄宿营。各营都放在沙坨子里,在村子里做饭。团部及炮兵连驻在村子里,蒙骑13团驻在南边十里处的一个小村子里。

天刚亮,部队都在休息,敌降队骑兵两个团约七、八百人突然从西边向我部队袭来,直冲到村边。待敌进入我射程之内,守在沙坨子里的各营一齐对敌猛烈射击,打得敌人围绕着村庄在大草甸子来回跑。蒙骑13团三个连听到枪声后,从西南方向冲来。敌人看情况不好就向西北方向逃跑。我骑兵连乘胜追击。这次战斗共打死打伤300多敌人,缴来马匹300多,能用的好马150多匹。

1946年12月初,我团和蒙骑13团奔袭开鲁城西约五里处的几个村庄,我团歼灭李守信的骑兵两个连,蒙骑13团消灭敌一个连,我团留骑兵连在后面掩护,其余连队和蒙骑13团押着战俘向西边转移。途中开鲁守敌16团、17团出来追击我们,被我击溃。直到12月中旬,我们又回到白音他拉地区休整。

1947年1月,进犯八仙筒之敌逃回开鲁,我团又回到八仙筒东南地区清剿残匪,发动群众,休整部队。

1947年2、3月间,正是我东北野战军开展夏季攻势前夕,战争形势发生了有利于我军的重大变化。2月下旬,分区召开干部会议,传达省委和省军区的重要指示,要一分区组成东进支队重返康、法、彰地区,恢复与开展那里的工作,扩大解放区,创建根据地。

1947年3月,我们开始东进,收复失地。

3月13日,我们到达康平和彰武交界的敖力营子村。这是一个较大的村庄,四面环山,从北至南有一条五百米长的大街,村南是一百五六十米宽的沙河滩,部队就在这里安营休息。这地区已被敌人占领半年多的时间了,再加上地主恶霸武装、胡子降队四处活动,所以我们进村后特别警惕,哨所严密,随时准备战斗。

14日拂晓,部队刚撤回岗哨,整装待发。突然,从村南打过来一排迫击炮弹,接着大小迫击炮一齐打来,整个村子火光闪闪、砖瓦乱飞、烟云滚滚。刚撤离山头的哨兵排听到炮声立即掉头夺回了刚被敌人占领的山头。我们和分区首长商议,调整了战斗部署,要求坚决守住已占领的东西山头。并命令二营六连抢占北山梁。这时从望远镜中观察到敌人两个步兵连已占领了村子南半部的街道和房屋,正兵分两路集中火力向我六连阵地猛烈射击。只见西山头火光闪闪,弹片横飞,连我们的防守部队都看不清了。敌人狂妄骄横,企图吃掉我分区部队。对六连阵地的进攻先是两个连,后又增至三个连,从早上7点到11点冲击五次之多,但都被我六连击退。敌人伤亡很大,冲击的劲头也放慢了。敌人只集中火力攻击六连阵地,而七连防守的东山却是停停打打。经分析与观察,敌人的兵力不过是一个加强营,总计七八百人,因敌人带来的骑兵胡子降队早就逃跑了。我们商议决心消灭这股敌人。经分区首长同意,我们根据各连兵力再次统一部署,准备狠狠打击敌人。

大约12点左右,敌人又一次向我六连阵地攻击,等到敌人离我阵地只有五六十米时,我们开始全面反击,各种火力一齐向敌人开火,一下子就把敌人的火力压住了。敌人的步兵和炮兵被打得溃不成军,拼命向西南方向逃窜。部队随即冲下去跟踪追击,将逃敌一股股消灭。杨大伦此时身负重伤。敌营长在我炮火的猛烈轰击下,骑上马带着迫击炮连向西南方向逃跑。我团二营此时也正在与敌人紧张搏斗。五连长董振林带着一个排冲进村里,抢占了几座房子,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消灭了大部分敌人。战斗直到下午四点才基本结束。经过八小时的激战,打死敌连长以下十多人,俘敌官兵200多人,敌残兵败将逃走200多人。缴获重机枪5挺、轻机枪24挺、六〇炮8门、冲锋枪52支、步枪160多支。我团杜西书政委、五连长董振林和六连长孟银宝负了伤,五、六连伤亡较大。

这次战斗各连队打得英勇顽强,发扬了敢打敢拼的硬骨头精神,特别是二营六连打得更为出色。在敌人强大的火力面前,在敌人优势兵力连续六次进攻下,他们不怕困难,不怕牺牲,顽强地坚守阵地。

东进首战告捷,大大地鼓舞了干部战士的士气。

敖力营子战斗后,部队转移到马三家和上下太平庄宿营,总结经验教训,调配补充各级干部,调整了武器装备。

4月初至5月,我团两次参加打康平和法库的战斗。6月至8月,基本活动在康平西南地区。

11月初,我团在新立屯以东地区活动。这时驻守法库的敌新六军169师505团攻占了康平及康平西南地区的大横道子、兰家店及其以东地区,向我14团进犯。我团于11月16日接到七纵命令,要我团立即出发昼夜兼程赶到横道子以北地区,由军分区司令赵东寰统一指挥打击进犯之敌。

经过一夜又大半天的急行军,于17日下午三点左右赶到分区驻地(腰断村);见到赵东寰司令员,这时敌一个团同我14团打得异常激烈,情况十分危急。我团不顾吃饭,立即投入紧张战斗。

从脑段村向兰家店前进,全是从雪地爬过来的。敌人发现我们后,用大炮向我拦阻射击,并向我占领村庄爬行前进。我们一方面布置机枪火力,另一面要一、二营分兵两路向敌出击,令三营攻占公路东边的兰家店村。夺取大桥后,将东西两处敌人分开,以便各个击破消灭敌人。横道和兰家店战斗中,我团消灭敌人四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打死505团团长张鸣铎及官兵100多人,俘敌官兵800余人,缴重机枪6挺、轻机枪32挺、六〇炮8门、冲锋枪53支、步枪360支、大汽车1台及很多弹药,进一步武装了部队。

11月26日,我团配合县大队活动,与昌图县长白洁带领的县大队在昌图县二十家子伏击前来袭扰我们的警察大队。敌清剿大队全部被我军俘获。

秋季攻势中,我七纵连续攻克彰武、新立屯、大虎山等地区。在这种情况下,省委书记陶铸根据东北局指示要一分区组成南进支队,向辽中、台安、盘山、营口地区挺进。经研究决定:由赖金池副司令和曾敬凡副政委带领我13团和蒙古骑兵13团及分区骑兵15团组成南进支队。我们于12月28日出发,30日下午四点进到辽中县城西北边,宿营在辽河西岸的几个村庄。

31日,我军在满都户和敌13军打了一场遭遇战。这是一场激烈与艰苦的战斗。曾敬凡副政委三次负伤,我团三营教导员孙开义战亡,骑兵连长钟纪昌牺牲。二营长钟运科和副教导员宋形德负伤。五连排以上干部只剩下一个副教导员邹忠辉,他负伤后仍在指挥战斗。这次战斗我们消灭敌13军的前卫师先头团的两个多营,俘敌官兵700余人。打死敌人400余人,所缴获武器弹药全部送往后方。我团共伤亡127人。

战后,曾敬凡政委回后方养伤,赖金池司令调回分区工作。这时,我军的冬季攻势开始了。但一分区部队仍在辽中、台安、盘山和营口以北地区进行剿匪反霸、发动群众等工作。

1948年1月14日,赵东寰司令员带我团和14团从盘山县的高家盐场出发,去奔袭营口市西北边十五里处的田庄台守敌一个团。我部队冲进村庄时,敌人还在酣睡。在我军突然打击下,守敌不知所措,溃不成军,失掉了统一指挥,各自为战,被我军一股股歼灭。战斗不到两个小时,消灭守敌一个团。

田庄台战斗结束后,我们继续活动在辽、台、盘、营地区,打击分散流窜的土匪降队,收缴恶霸地主武装。

1948年2月15日,我团奉东总命令,随赵东寰向八面城、梨树台地区前进,去组建独立十师。自此我们离开辽吉一分区。

(作者段志清系海南军区原副司令员。曾任东北民主联军辽吉军区第一军分区十三团团长;杜西书系海军北海舰队原副政治委员。曾任东北民主联军辽吉军区第一军分区十三团政委。)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557.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