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党史人物

车向忱与周恩来的深厚情谊

发布:2021-08-12 10:31 阅读:1690 次 【 字体:

车向忱与周恩来的深厚情谊

著名的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车向忱,是中国民主促进会的重要领导人之一,也是辽宁民进的创始人。他在不平凡的一生中与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多次相遇,周总理对他由一个教育救国的改良主义者转变成为一个不屈不挠的共产主义战士有着深刻的影响。他们相识中的几件事,不仅展示了他们的深厚革命情谊,也是中国统一战线历史形成和发展过程的一个小缩影。

1935年夏,被当时的人们称为“东北甘地”的抗日爱国民主人士车向忱,应东北军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之邀来到西安。为了收留流离失所的东北流浪儿童,他用仅有的二元钱因陋就简办起了东北竞存小学。另一方面他积极在东北军中做停止内战,联合中共,团结抗日的宣传劝导工作;并组织成立了“东北民众救亡会”,成为活跃在西安的抗日救亡运动中的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之一。1936年12月9日,西安的学生和群众开展纪念“一二·九”运动一周年的请愿活动,车向忱领导的东北竞存小学踊跃参加,遭到军警的血腥镇压,发生了著名的“枪杀幼童案”。愤怒的各校师生组成游行队伍到临潼去找蒋介石请愿。张学良怕学生再遭不测,当即许下了“一定要用事实来答复学生们的请愿要求”的诺言。两天后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12月17日,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中共中央的代表周恩来应张杨之邀,乘飞机来到西安。为了使中共中央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变成群众的行动,周恩来特别重视中上层社会进步人士的统一战线工作,到西安后立即开始同各方面人士商谈工作。18日晚,在当时较比安全的长安县公署,周恩来召开了由20多名各界知名人士参加的座谈会。会议由地下党、“西救”负责人杨明轩主持,他将参加会议的人一一向周副主席作了介绍。当介绍到车向忱时说,这位是“东救”的负责人,东北竞存小学的校长,也是我们西北教育界著名的人士车向忱。周恩来一边紧紧地握着车向忱的手,一边微笑着说:“噢!车先生,早就听说过了,‘东北的甘地’嘛!车先生,纪念‘一二·九’游行那天受伤的小同学现在怎么样了?”车向忱对这位红军领袖也是仰慕已久,他连忙回答说:“谢谢周先生对东北流亡儿童的关怀。那天负伤的小同学已经出院,不要紧了。共产党领导红军北上抗日,收复失地,我们这些亡省亡家的东北人,都是万分感激的!”

在那次座谈会上,周恩来从共产党团结抗日的救国方针出发,精辟地透彻地说明了杀掉蒋介石对实现全面抗战不仅是不利的而且还能助长亲日派挑起内战的阴谋。相反在目前形势下,我们逼蒋抗日却是可能的。“我们要留着蒋介石好统率他的部队去抗日”。这对建立全国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非常必要的。他鼓励大家,要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作出贡献,以西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去推动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

与周恩来的这次会见,给车向忱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他回忆道:“由于‘西安事变’见到周恩来同志,更辨别出哪个党好,哪个党坏,更认识了中共的可靠性”。这使车向忱在错综复杂的局势中明确了自己应该做什么、怎样做,从而走上了自愿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光明道路。

中国共产党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后不久,形势发生了突变。车向忱面临着国民党的秘密逮捕和东北竞存小学被强令解散的险境。为了解决办学经费与师资的困难,他四处奔走求援。一天,他偷偷地来到了七贤庄红军办事处。周恩来热情地接待了车向忱,并介绍了办事处的负责人叶剑英、秘书长李克农、李涛等人。周恩来十分关心东北军及其家属,以及东北竞存小学的情况。车向忱向他讲述了当前东北军的情况和竞存学校的困境。周恩来仔细听着,然后他鼓励车向忱说,能够坚持到底就是胜利,要将流亡关内的东北同胞积极团结起来,要通过东北军的家属推动东北军继续与红军合作,抗日复土,并争取张学良将军早日恢复自由。至于东北竞存小学办学经费与教师方面的困难,我们可以帮助想一些办法。不久我要回延安去了,以后有什么困难,随时都可以找他们几位了。这使身处险境的车向忱寻找到了希望的光芒。这期间车向忱成了七贤庄红军办事处的常客,周恩来如对待老朋友一样与之倾心长谈,帮他分析形势,讲马克思主义、讲中国前途,许多积存久久的困惑问题一经周恩来指点,顿时迷雾尽散。车向忱由衷地钦佩周恩来的睿智沉稳和政治家的气魄,把他奉为良师、益友。

从1937年开始,周恩来责成红军办事处的林伯渠同志每个月都为竞存学校补助300元钱作为办学经费,并派共产党员协助办校任教。车向忱下决心一定办好竞存学校,报答共产党知遇之恩。他就是以这种决心同国民党特务疯狂的搜捕和破坏作斗争,在断壁残垣的西安大、小湘子庙,凤翔的皇庙、火神庙,为抗日战争和中国革命培养了了一批又一批的骨干力量,为延安输送了大批干部,竞存学校成为抗日救亡活动在西安的根据地,也是中共地下党在陕西的一个秘密活动联络站。

1940年初,国民党顽固派为了做投降日本的准备,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国民党对竞存中学的监视活动也更严密了,还强令学校建立三青团的组织。团结与分裂,进步与倒退,一时间成为当时矛盾的焦点。中国究竟向何处去?焦虑、困惑中的车向忱很想再听听周恩来同志对形势的分析,也很想把自己苦闷的心情向周恩来谈谈,再加上目前竞存学校招来这么多学生,学校的经费问题,中学部的立案问题(私立学校必须得到教育部的批准)也都需要解决。于是,困惑中的车向忱决定前往周恩来所在的四川重庆。

经过长途跋涉,穿着补丁摞着补丁棉衣裤的车向忱到达重庆。他在老朋友阎宝航的大力协助下,四处奔波为学校募捐,并约定了和周恩来会面的地点。这一天,车向忱和阎宝航来到了“周公馆”。此时,周恩来已在门前等候,久别的老朋友紧紧地握手。周恩来十分关切地询问近几年来竞存学校的情况。并同车向忱详细地分析了国内形势,讲解了毛泽东同志和党中央提出的“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方针,并指出抗战的前途是光明的。“竞存”一定要存在下去。它是我们东北同胞团结斗争的象征。“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就一定能够坚持抗战到底,这个底就是收复东北老家,打到鸭绿江边。”车向忱听了周恩来的谈话,受到很大教育和鼓舞,使他在黑暗中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车向忱在日夜奔走为学校募捐的同时,也为竞存中学的“立案”之事反复地找了当时的教育部长陈立夫。可是,陈立夫却以“学校无设备,又无资金”为由冷冷地加以拒绝。正当车向忱准备离开重庆返回学校之时,周恩来再次在重庆新华书店约见了他。周恩来紧握着车向忱的手,拿出了一张5000元的支票,递到他的手中,亲切地说:“车先生,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带回去吧!”车向忱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眼泪滴落下来,万分感激地说:“谢谢你们对竞存学校的关心和帮助。”周恩来十分关切地说:“车先生不久就要回去了,一路上可要多加小心啊!”

共产党与国民党对待竞存学校截然不同的态度,使车向忱跟共产党走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车向忱带着中共和周恩来的深切关怀,顺利地回到了竞存学校。有了这笔巨款,他们到秦岭山区买来建房材料,自己动手盖了25间宿舍,解决500多名学生的住房困难。有了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周恩来的关怀和支持,车向忱带领师生们在艰难困苦的环境里,在国民党白色恐怖的狂风暴雨中,团结一致坚持斗争直到抗战胜利。

周恩来同志和车向忱同志虽然都已离我们而去,而他们之间在血与火的斗争中结成的珍贵友谊将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他们为统一战线工作所作出的贡献将一代一代传颂下去。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652.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