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时期的沈铁抚联合县史实综述

发布:2021-09-03 11:45 阅读:2861 次 【 字体:

解放战争时期的沈铁抚联合县史实综述

李铁男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党中央分析了当时全国的形势,认为东北势在必争,提出争取东北的战略任务,并指出如果得到东北,中国革命就有了稳固的后方。同年8月,苏军出兵东北,为我党创建东北根据地创造了条件。9月15日,中共中央确定“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决定成立东北局,并当即从全国各抗日根据地抽调派遣2万干部,10万军队挺进东北。

一、沈铁抚联合县民主政权的创立

1945年8月9日,苏军接收沈阳,9月5日,八路军进驻沈阳,10月10日,沈阳市首届人民政府正式宣告成立。

1945年11月下旬,我党顾全大局,考虑到苏联和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我党政军撤出沈阳市区,北撤的部分人员到达财落堡村。在这个地方,沈阳市委书记孔原召开干部会议,宣布成立蒲河总区(县级建制)。1946年3月,国民党军队进占沈阳市及郊区,蒲河总区撤至铁岭县境。接着,铁岭县委机关和县大队分东西两路撤出县城,东路撤到大甸子。1946年4月12日,在铁岭县李千户镇李千户村,由辽西一地委书记孔原主持,召开了蒲河总区和铁岭县的干部会议,传达辽宁省工委决定,宣布成立沈(阳)铁(岭)抚(顺)联合县,归辽东三地委领导,先后担任县委书记的有吴继周(1946年7月调任辽东三地委组织部长)、戴昊和程序。自沈铁抚联合县成立,便开始了两年多艰苦卓绝的敌后游击战争。

沈铁抚联合县的辖区,最初有原蒲河总区所属6个分区,铁岭县中长路以东5个区,抚顺县的章党、营盘、会元3个区(后调整为两个区)。1947年4月,清原县有18个村划归沈铁抚联合县,成立联合区,全县计14个分区,30多万人口。

沈铁抚联合县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处在中长路以东,沈吉路以北的三角地带的尖端,如果把它比喻为双刃剑,则其一面削向铁岭,一面削向抚顺,剑锋所向直指国民党在东北的老巢沈阳。因此,这一地区就成了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地。

国民党军队在占领沈阳、铁岭、抚顺等地之后,对沈铁抚联合县乃至辽宁二分区所辖的整个三角地带都不断扫荡,以确保其在这一地区的稳定。而沈铁抚联合县则针锋相对,一面以武装与之周旋,在不断地反扫荡中歼灭敌人;另一面则加紧开展反奸清算、减租减息,发动群众创建敌后根据地,以配合主力部队收复失地。

在成立县委的同时,沈铁抚联合县组建了县的武装部队,称沈铁抚联合县保安大队,是由原蒲河保安大队的3个中队,原平罗堡区的1个中队,原铁岭县大队的1个中队和刘千户、新屯、赵家沟几个区小队合编的1个中队组成的,共6个中队,600多人。大队长由县委副书记戴昊兼任,吴继周兼任政委。这支队伍素质是比较好,许多骨干是从关内各解放区派来的,有些是从沈阳公安部门带出来的,但多数指战员是由工人和当地农民中扩充的,没有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根据兵力情况和坚持敌后要“避实击虚”的原则,县保安大队开始主要是打反动大团、地主武装。活动的地区还是蒲河一带。

开展敌后斗争

沈铁抚联合县于4月13日进驻大甸子村,县委在分析形势后提出当前的中心任务是:广泛发动群众,开展反奸除霸、清算反动地主的斗争,充实扩大武装力量。一方面发动广大群众,进行政权建设工作;另一方面发展地方武装,迅速开展对敌斗争。

联合县成立后不久,辽吉一地委向吉林方面转移,联合县从此归属辽东三地委领导,地委书记王一伦,专员李涛,地委机关设在永陵镇。为了便于工作,7月又改由辽宁二地委领导,地委书记李砥平,地委机关设在东丰的小四平。这时吴继周调三地委工作,戴昊接任县委书记。同时县保安大队改为县保安团,中队改为连,戴昊兼任保安团团长。

在联合县刚刚成立时,该地区反动地主以仲官屯为中心成立地主武装大会,公开反对民主政府。县委知道后,程序以蒲河总区区长的名义多次发出警告,勒令其停止活动,其大会置之不理,县保安大队遂于4月29日夜袭仲官屯,予以打击,大会遂告瓦解。这一仗,对当时一些蠢蠢欲动的反动地主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另外,县保安大队还赶走了刚上任3天的国民党蒲河警察局局长。除打击反动的地主武装之外,县保安大队也不放过有利战机,伏击敌人的正规军。

1946年5月,县委了解到蔡台子村伪保长暗中勾结敌人的情况,就采取了诱敌上钩之计。一天晚上,程序带几个人到村里,让伪保长给准备饭菜,言明要住下,不得走漏风声。实际是欲使其送信给敌人。这时县大队埋伏在敌人的必经之路,果然,国民党二零七师驻虎石台车站一部,毙伤敌25人,俘3人,还缴获了轻机枪和冲锋枪等武器。

蔡台子战斗后,县保安大队时而集中,时而分散,不断打击敌人。5月27日,伏击敌军车,歼敌11名;6月8日在榛子岭歼敌20名;6月13日,抚北一区区小队长张子才叛变,杀害了区委书记李习之。6月17日,新屯分区副区长杜连发牺牲。6月25日,县保安大队镇压了作恶多端的反动分子马继先,随后转到鸡冠山休整补充。1946年7月,县保安大队改称县保安团。7月14日,在当铺屯歼敌10余人。8月18日击溃进攻大甸子的国民党军队300余人,9月3日或4日出击柳条河、刘千户、铁营子一线,5日攻占蒲河,端掉了距沈阳只有4公里的二台子敌人据点。国民党报纸为此惊呼:“国军安在?”10月为配合主力打西丰,县保安团第一次逼近铁岭城,并在城外扒铁路、炸桥梁、炸高压线,主动牵制敌人。

与武装斗争并行,沈铁抚联合县委开展了发动群众、反奸清算、减租减息斗争。首先,在县委所在的八区大甸子村试点,然后在八区和十区铺开。大甸子村既是县委所在地,也是该地区反动势力的中心。村里有几个当地群众恨透了的大地主,一个叫董德光,伪满权宦后裔,他伪装积极,曾当选为铁岭县参议员。另外一个是大甸子最大的地主杨善亭,有500多亩地,吃租放债,花天酒地,类似黄世仁。

大甸子农会受这些人操纵,群众多是忍气吞声,不敢斗争。县委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干脆撇开原来的农会,一竿子插到底,专找雇农、贫农和下中农开会。多少年来,贫苦农民已经受够了地主的压迫剥削心里的火憋得足足的,但处在当时的环境,“谁能保证你们八路哪天不开拔?到头来还是我们遭殃”。知道了群众的顾虑,县委决定先把董德光、杨善亭等抓起来。这一下可把群众的火点着了。由控诉到清算,由经济斗争转入政治斗争,分了地,挖出了董德光为头目的全区国民党反动派的地下组织。根据他们的罪行和群众要求,当即处决了董德光、董立权,群众拍手称快。

大甸子村斗争的胜利,推动了其他村的反奸清算、减租减息斗争的开展。抚顺二区先后斗争了曹逵一、叶景芳、王宝明等恶霸地主,实现了“二五”减租。对十区,县委派了工作队,县保安团又在那里整训,力量比较强,发动群众比较好,几乎每个村都对恶霸、汉奸、日伪残余进行了清算和减租,贫苦群众分得了粮食、浮财,提高了觉悟。同时,还破获了以王沛然为头目的国民党特务组织。因此,这个区一度成了联合县的堡垒区,在支援部队、安置伤员等方面,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进入10月中旬,国民党实行“南攻北守”的战略,向辽东解放区大举进攻。沈阳、抚顺、铁岭、开原的敌人也趁机出动大批军队进犯联合县。沈铁抚联合县形势骤然恶化,敌人攻占了大甸子村、当铺屯,并进到鸡冠山一带,对沈铁抚联合县扫荡极其疯狂。这时的沈铁抚联合县处于极度紧张状态,条件也十分艰苦,整天在敌人的夹缝里转来转去,吃不上饭,睡不着觉,在一个地方住一天都不行,有时刚做好饭就不得不转移,搞得十分疲劳。县委当时以为,这是敌人对我军10月2日攻克西丰县城的报复性扫荡,咬咬牙就过去了。其实不然,后来才知道,敌人的扫荡,虽然是带有报复性质,更主要的是其东北战略计划所致。

国民党军队进占长春、吉林以及松花江南岸的许多城镇以后,深感战线过长,南北无暇相顾,便确定了“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作战方针。10月19日,国民党10万军队分3路进攻南满。所以,在进攻南满我军主力的同时,清扫“后院”,以解其后顾之忧,自然是其“南攻”战略计划实施的一个环节了。10月22日,县委在夹河场召开了全县领导干部会议,戴昊、程序、苏简、丁贤等人和各区区委书记、区长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集体讨论了对策问题,面对敌人的猖狂进攻,县委是撤出,还是继续坚持?经过大家讨论,县委最后决定采取继续坚持敌后斗争的方针,26日,程序和戴昊商定,为打开局面,先突袭鸡冠山之敌。

如果能把鸡冠山的敌人打下来,既可以回击敌人的扫荡,振奋精神,又可以解决部队和家属的冬装问题。那时,沈铁抚联合县共有1000多人,其中一半以上是后勤和家属,老弱妇孺成天和战士们摸爬滚打,初冬时节,大多数人还穿着单衣单裤,不解决冬装不得了啊!30日,县保安团400多人趁敌人麻痹大意,突袭鸡冠山,一举击溃敌东北保安司令部独立营,歼敌60多名,缴获大批物资,装备了自己,还有200多人穿上了军大衣。

鸡冠山战斗胜利后,周围情况仍然很紧张,敌人正调兵遣将迂回合击,县委带着许多伤病员、妇女、孩子,部队很难机动作战。经县委同志商量后,决定过沈吉路,找到辽东三地委,在那儿把后勤人员安顿后再返回沈铁抚。11月3日,由夹河厂出发,到沔阳沟集结,临时把全县干部、战士编为两个团,一团是作战部队,二团是干部和家属。编好后连夜出发到弯甸子一带打听,新宾永陵驻有国民党军队,三地委已转移。原打算在这安顿后勤家属计划落空了。只好继续向东,直到八道江,见到二地委领导和同志们。沈铁抚联合县党政军900多人基本上整建制地撤到南满后方。

坚持游击战争

由于同志们较好地坚持了敌后斗争,军区及省委给予传令嘉奖。在八道江,除县委副书记苏华返县外其余成员无变化,县政府班子做了调整,杨竺桓另行分配工作,苏简继任县长。保安团和县直机关进行了精简和整编,部分干部和全部妇女以及保安团中的病弱伤残同志留在后方,选拔了一部分战士充实主力部队,决定返回敌后的有570余人。11月19日,从八道江出发,返回地区。12月8日,到达夹河厂、孤家子一带。

此时,敌人大部分主力调到通化一线,准备进攻以临江为中心的长白山根据地,敌后空虚。12月10日,县保团兵分三路,突袭敌军,白旗寨一攻即下,黄旗寨一触即溃,鸡冠山守敌闻风而逃,不攻自下。沈铁抚联合县重新取得了立脚点。接着,进占当铺屯,进攻大甸子,并形成与敌人对峙局面。

1947年的新年前后,沈铁抚联合县与独三师八团、分区独立团以及开原县大队会合。1月5日再次攻占大甸子,并乘胜推进至催阵堡和花豹冲一带。此时,独三师师部与七团、八团一个营已过沈吉路,进到曾家寨一带。国民党军见我兵力增加,极为恐惧,即于10日开始布置合击扫荡。在下韭菜峪开展群众工作的十区区委书记郭克,章党区区长张垦以及负责保卫的保安团10多名战士就是在这场合击中牺牲的,现埋葬在铁岭县鸡冠山烈士陵园,县委副书记苏华负伤,送到后方治疗。

为了进一步打开局面,县保安团配合独三师七、八团,于3月14日再次进攻大甸子,歼敌几百人,给骄狂不可一世的敌交警大队以痛击;此后,国民党军连续5次合击县保安团均未成功。

在迎击敌人围剿过程中,沈铁抚联合县委坚持走到哪里就在哪里发动群众,继续搞反奸清算斗争。因为恶霸、地主、伪官吏等对群众搞报复、搞反把倒算,群众吃了很多苦头。所以,这段时间的群众工作主要是锄奸。县委先后在温池伙洛村、上韭菜峪村镇压了通敌资敌的村长徐礼堂、李春茂,在高丽营子镇压了反把倒算的反动地主景百泉等,打击了敌人的气焰,激发了群众反奸清算的热情。

1947年4月,辽宁二地委老营场(西丰县老营厂乡实妙村)会议决定,又将清原县的七、八区沈吉线以北的18个村子组成联合区,划归沈铁抚联合县领导。

迎接沈阳解放

1947年5月,东北民主联军发起夏季攻势,二分区所属东丰、西安、清原、西丰等县先后解放。沈铁抚联合县虽仍然处于敌后和边沿区,但形势也有好转,在几块地方创建了游击根据地。当时的群众工作,一方面是在边沿区用武装保护群众利益,有条件的地方搞“谁种谁收”;另一方面是在根据地筹备搞土地改革。

到同年8月,根据省、地委指示,在联合区和夏家堡子区开展土改运动。联合区的土改是从8月开始,到1948年春耕前结束。夏家堡子区的土改,是清原县土改工作团委托联合县搞的,从8月开始,到10月中旬就结束了。

为加强对土改的领导,县委组织了土改工作团,程序任团长,开始先搞了试点,在夏家堡子区的张道沟和联合区的西大林子搞典型试验,取得经验后在两个区全面铺开。派到夏家堡子区的有20多名工作队员,大致每村一二个人。先组织农会,后来发展成为雇农团,通过诉苦,控诉地主恶霸的累累罪行,激发了广大贫雇农的阶级觉悟,在北口前村工作团召开了千余人的斗争大会,斗争恶霸地主,地主恶霸被威风扫地,广大贫雇农扬眉吐气。又经过划成分,平分土地,实现了“耕者有其田”。据黑石木村统计,没收地主土地3130亩,无地和少地的贫雇农平均每人分得旱田2亩3分、水田4分5厘,还有牛、马、衣物等浮财。翻身农民欢天喜地、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欢庆土改胜利,欢庆当家做主人。当时程序写了《庆翻身》一词:“土改大军进村庄,发动群众斗虎狼;千年封建连根拔,翻身农民参军忙”。

在土改过程中,县委严格按照党的政策办事,对地主不搞扫地出门,对富农不挖浮财,特别注意保护中农的利益。所以,土改工作进行得比较顺利,有些偏差也都及时纠正了。

1947年10月,戴昊奉命带保安团调去独一师,程序继任县委书记。除了领导土改,还要管扩军、支前等工作。联合县的支前工作搞得比较好,成绩很大。除戴昊调走带去保安团2000多人编入主力部队以外,还搞过几次扩军,全县陆续送去1300多人参军。各区、村都建立了战勤组织,派担架、出大车,用什么给什么。夹河厂出的担架队,随保安团转了一个多月,个个都立功。还有妇女组织的担架队,抬着伤员一走几十里。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掩护伤员,饿着肚子把粮食送到部队,不顾敌人追捕报信等等。

沈铁抚联合县在敌后期间,除了打游击和群众工作以外,还有个城市工作问题。

从沈阳撤出时,各区都留下一部分同志潜伏下来,先由沈阳市委城工部管,从1946年4月起,就交给联合县。为适应工作需要,县委设立了城工科,科长是靳志国,具体工作由他们来做。县委还设立过城工委员会,由县委书记兼管。1948年5月,成立沈阳市工委,书记是宋黎,民运部长和联合县县委书记由程序兼任。这时,联合县划归沈阳市工委领导,城工工作就由沈阳市工委领导。通过城工系统,县委曾获得了许多重要情报,包括国民党在东北的兵力分布、武器装备、作战能力,指挥官姓名;国民党军队在四平地区的作战计划,国民党特务外围组织“新中国事业建设协会”的内幕及其在20多个市县的人员名单;国民党骨干分子潜伏沈阳的情况等等。这些情报,及时转递到了有关部门,对我军作战和沈阳解放后的“镇反”工作,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沈铁抚联合县的全体同志,根据陶铸的指示,进入沈阳负责接管沈阳县工作。至此,中共沈铁抚联合县委工作结束。沈铁抚联合县这块地方,分别归属沈阳、铁岭、抚顺三市。

从1946年4月12日成立,到1948年11月回到沈阳。时间虽短,却经历了东北解放战争由退却、反攻到决战的全部过程。2年7个月的时间,全县党政军干部战士,在上级党委的领导下,胜利实现了坚持敌后,配合主力作战,收复失地的光荣任务,为东北解放战争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作者系市档案和党史文献中心宣教科科长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684.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