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为我写赠言

发布:2017-12-11 15:01 阅读:1606 次 【 字体:

【采访者】1962年6月,您初中毕业在家务农。当时,雷锋在铁岭县横道河子公社下石碑山生产队执行任务,住在下石碑山生产队。在这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雷锋给你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李维英】我家祖籍在铁岭县下石碑山村,我是1945年出生在河南省开封市,当时父亲在开封给姨爷当文秘。1947年,我的母亲在河南开封病故,我和弟弟随父亲李忠学回到东北老家铁岭县横道河子下石碑山村。后来父亲再婚了,我和弟弟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与我们同住的还有四叔的女儿。爷爷李贵海是老贫农,一大家子人生活很苦。1954年9月,我进入小学读书。1959年进入铁岭第七中学初中(铁岭县李千户中学),1962年6月初中毕业,当时家里困难,已经没有钱继续供我中考,只能回乡务农,参加生产队劳动,但是心里还想着中考的事。记得1962年7月的一天,当时弟弟在家里淘气。爷爷很生气对弟弟说:“你看看人家雷锋多好啊,你就不能跟雷锋学学!”就是爷爷的这句话给我留下了雷锋的第一印象。在此之后的两个多月时间,我有幸与雷锋有过一些接触,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采访者】从您1962年6月初中毕业回家务农到1962年8月15日这两个月时间,您和雷锋有哪些接触,请您谈一谈这方面的情况。

【李维英】当时我爷爷李贵海家住在村东头,和雷锋的房东艾荣普家一墙之隔,我舅奶家与艾荣普家是东西屋。舅奶家有个姑娘叫沈凤云,比我小一岁,我管他叫小姑。当时在生产队劳动我们两个最好。每次劳动结束我们经常到舅奶家去玩,也因此认识了雷锋。

雷锋个头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但是看着很精神。有一张雷锋擦汽车的照片最像。雷锋和其他的战士真的很不一样,他人很热心,也挺勤快,平时特别爱学习。雷锋经常帮我爷爷还有其他邻居挑水,院子也扫得干干净净的,没事儿时就坐在一边看书。

那时我奶奶八十多岁了,身体不好。当时每到周六部队都会做点好吃的,雷锋就把自己那份拿回来给我奶奶吃,奶奶很喜欢雷锋。我奶奶到死之前都叨咕雷锋,说这样的人真是太少了。

雷锋和乔安山住在艾荣普家北炕,他有很多照片,也有自己的相册,我们时常拿出来翻看,他也给我们讲这些照片是在什么地方照的。雷锋送给下石碑山社员不少照片呢,我也曾经有一张,是我叔伯姐姐给我的,后来姐姐的儿子在黑龙江珍宝岛当兵,姐姐就要回了照片,给儿子拿去了。

雷锋是个非常热心的人,那时候村里没通公交车,出门很不方便,雷锋开车出去的时候经常帮大家伙捎脚,很多村民都坐过雷锋的车。1962年抚顺市医院到横道河子采血,合格的都去抚顺献血。正好赶上雷锋回抚顺,大家就坐雷锋的车去抚顺市医院献血,每人300cc,给三十块钱,但是回来的时候没坐雷锋的车。

【采访者】1962年7月19日晚上,已经当选抚顺市人大代表的雷锋专程到您爷爷家征求意见和建议,并给您写了一段赠言。请您谈一谈当时的情况。

【李维英】:这件事我记得特别清楚。1962年7月19日晚上,天空下着小雨。雷锋冒着雨来到我爷爷家。他和我爷爷奶奶很熟悉,知道我们家很困难,是老贫农,所以经常帮我爷爷家扫院子挑水。当时,下石碑山生产队还没有电灯,煤油灯下,雷锋和我爷爷就在炕边上唠起嗑,一边唠一边拿笔在小炕桌上记下我爷爷说的话。雷锋记录用的是个草纸本,这个草纸本和现在的笔记本没法比,非常的简陋。那时候我就在门口听着,当时年纪小,雷锋与爷爷谈了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了。在和我爷爷谈话之后,他就在记录的草纸本最后一页给我写了一段赠言:

李维英同志:

请您记住这句话:“伟大出于平凡。”

我衷心地祝您,在平凡的工作中,创造出不平凡的奇迹。

同志:

雷锋

1962年7月19日

雷锋写的这段赠言,当时是他主动写的,其中记录的谈话部分,雷锋自己收起来拿走了,他和爷爷谈完话之后就把赠言交给我,当时我并没有太过留意,只是随手保存。但是雷锋牺牲以后,我就把这个赠言珍藏起来,有一段时间放在相框内,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张赠言已经逐渐发黄了,但是上面的字还是清晰可见。这一晃就是五十多年了,前一段时间我把它收了起来,将来准备把这个赠言当做传家宝传给我的儿子。

【采访者】1962年8月15日,雷锋从下石碑山生产队出发去抚顺,从此再没回来。请您谈一谈,当时村里老百姓听说雷锋牺牲之后有什么样的反映。

【李维英】1962年8月15日下午,雷锋牺牲的消息传回了下石碑山生产队,大约是下午一点多,村里的很多人都哭了,很多老人特别惋惜,说是白瞎这个孩子了。我奶奶非常悲伤,她特别喜欢雷锋,雷锋也经常来看她,我奶奶说,还不如我替他去死呢。

【采访者】雷锋在1962年7月29日的日记中提到一次被误会的恋爱风波,当时他因误会受到了连指导员高士祥的批评。多年来,这件事众说纷纭,请您谈一谈您怎样看待这件事。

【李维英】这完全是误会。从我1962年6月初中毕业到雷锋1962年8月15日牺牲,期间只有两个月时间。事实上,我与雷锋接触的时间与下石碑山生产队的其他村民相比时间并不长。那时候不像现在,人都很单纯,男女之间接触都很有分寸,部队也不允许战士们随便和地方女同志来往。那时候我刚刚初中毕业,因为家庭困难而不能参加中考,回家参加生产队劳动。虽然如此,但从我内心来讲对继续读书参加中考还是存在着很多幻想,从来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这些年,也时常有人提起这件事情,于我个人到是没有什么,我只是担心别因为这个事情给雷锋抹黑。

雷锋日记1962年7月29日曾这样记载:

7月29日

今天,指导员找我谈话。他说:“雷锋同志,你从3月份离开连队到下石碑山单独执行运输任务,工作很积极,政治责任心强,任务完成得很出色,安全行车四千多公里没发生事故,同时还给人民群众做了很多好事。这很好,要继续发扬……不过,现在有人反映,说你和一位女同志谈情说爱,是否有这么回事呢?你好好谈谈。”

从内心往外说,我没有和哪个女同志谈情说爱。指导员提出这个问题,我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风从何起。首长经常教育我们,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要违法乱纪。这些话,我永远也不能忘记,坚决不会明知故犯。

我想:自己年轻,正是增长知识的好时候,应该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我还这样想过:我是在党哺育下长大成人的,我的婚姻问题用不着自己着忙……

现在,有同志说我谈情说爱,没有任何根据,完全是误解。我是个共产党员,对别人的反映和意见不能拒绝,哪怕只有百分之零点五的正确,也要虚心接受。现在有的同志还不了解我,冤枉了我,使我受点委屈。这也没什么,干革命就不怕受委屈。“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没有这回事,就不怕人家说。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事情总会清楚的,让组织考验我吧。

李维英,女,满族,1945年6月23日,出生于河南省开封市,祖籍铁岭县横道河子下石碑山村。1947年,李维英的母亲在河南开封病故,随父亲李忠学回到东北老家铁岭县横道河子下石碑山村。1954年9月上小学。1959年入铁岭第七中学(李千户中学)就读。1962年初中毕业,在下石碑山生产队第二小队参加农业劳动。1962年7月19日,雷锋作为抚顺市人大代表到李维英爷爷家征求意见和建议,并为李维英写下一段赠言:“李维英同志:请您记住这句话:‘伟大出于平凡。’我衷心祝您在平凡的工作中,创造出不平凡的奇迹。同志:雷锋1962年7月19日。”1965年,李维英任下石碑大队团支部书记。1966年5月,参加地区抽调去昌图县泉头、八面城等地参加“四清”。1966年1月4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年,嫁到铁岭县催阵堡公社张楼子大队,与张楼子大队许广学结婚,并育有一儿一女。1972年,任张楼子大队妇女主任。1974年,在张楼子小学做民办教师。1993年民办教师转正。2000年5月退休。

铁党宣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50.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