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时期的管松涛

发布:2021-09-03 11:46 阅读:2837 次 【 字体:

解放战争时期的管松涛

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共中央根据形势的发展,决定调遣八路军、新四军10万部队和2万干部挺进东北,建立东北根据地。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给山东军区下达了关于挺进东北的命令,滨海支队被编入东北挺进纵队,管松涛奉命随部队进入东北。

山东军区在接到命令后,立即组建了3000多人的东北挺进纵队,任命万毅为司令员、周赤萍为政治委员、关靖寰为参谋长、王振乾为政治部主任,下辖一、二两个支队。其中,一支队由滨海支队改称,共1800余人,支队长彭景文,政治委员李欣;二支队另由胶东军区特务营和滨海、鲁中军区各抽调的一个营组成,共1200余人,支队长管松涛,政治委员黄明清。从1945年9月2日起,东北挺进纵队各部分别由各自的驻地向胶东黄县方向开进,准备渡海挺进东北。部队进行了挺进东北的思想动员,并且做好了渡海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万毅先将部队交给东北挺进纵队参谋长关靖寰、政治部主任王振乾等人负责,自己带一个连的先遣人员经一昼夜的海上航行,于9月25日上午11时许在辽宁省兴城县钓鱼台登陆。经与冀热辽军区部队取得联系,了解情况后,万毅决定东北挺进纵队沿他此次航行的路线渡海。万毅随即给东北挺进纵队发报,命令部队立即组织渡海,到兴城集结。

1945年9月下旬,东北挺进纵队的大部队奉命先后渡海挺进东北,10月陆续到达了沈阳,并且新发了军装和武器。接着,一支队奉命到抚顺执行任务,二支队奉命到沈阳东大营待命。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的决定,东北挺进纵队第一支队由抚顺向吉林方向挺进,第二支队由沈阳、铁岭向长春方向挺进。10月26日,东北挺进纵队政治部主任王振乾和二支队支队长管松涛带领第二支队从沈阳出发,步行向铁岭挺进。10月27日下午到达铁岭城郊区。铁岭县城的伪维持会和伪保安队在知道了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到达的消息后,误以为是“国军”来接收了,在铁岭县城的西门列队欢迎。王振乾和管松涛、黄明清研究后,决定将计就计,智取铁岭县城。第二支队的指战员装成“国军”,大摇大摆地进了铁岭县城。王振乾和支队长管松涛、政治委员黄明清在进铁岭县城后,连夜召开干部会议,研究和布置战斗任务,决定在天亮的时候对铁岭县城的伪维持会和伪保安队采取行动。

1945年10月28日早晨,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的指战员根据战斗分工,分别向各自的目标采取行动。由于事先进行了细致的侦察,完全摸清了各处的情况,加上伪保安队又没有防备,结果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没有费一枪一弹,就顺利地解除了伪保安队的武装,缴获大枪230多支、手枪30多支。接着,又勒令解散了伪铁岭县维持会。铁岭县城获得了首次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怀抱。二支队迅速抽调了一批干部,协助地方干部建立了铁岭县人民政府,成立了铁岭县公安局,宣传和发动群众,搞好社会治安。发布了布告,讲明了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号召群众安居乐业,扩大了党和人民军队的影响。

1945年11月初,王振乾和支队长管松涛、政治委员黄明清带领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的指战员乘坐火车离开铁岭,前往长春执行新的任务。在长春,支队长管松涛根据中共长春市委的要求,解决了伪警察的武装,命令二支队二大队指战员换上了黑色的警察服装,由八路军化装的“警察”控制了长春市;支队长管松涛还命令二支队一、三大队进驻长春市以西的范家屯、大屯一带,监视飞机场。12月初,管松涛奉命带领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先进入吉林市,然后又去双阳县地区剿匪,消灭土匪800余人。之后,二支队移驻双河镇。

1946年1月中旬,东北挺进纵队奉命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7纵队,一支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7纵队第19旅、二支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7纵队第20旅。管松涛任东北民主联军第7纵队第20旅旅长,下辖第58团、第59团、第60团。改编后,第20旅第58团就开往苏家屯一带进行剿匪,经过10余日的剿匪,消灭了国民党地下军王丹匪部的土匪1000余人。

1946年3月中旬,蒋介石背信弃义,撕毁《双十协定》,颁发“剿匪”密令,在东北点起内战的大火。国民党进入东北的兵力多达6个军18个师,连同地方团队,其总兵力达30万多人。1946年3月12日,国民党军队以从苏联红军之手接收的方式进占沈阳后,立即以沈阳为基地向周围扩张,相继进占辽阳、抚顺、铁岭。随后集中5个军10个师的兵力南攻营口、本溪,北犯四平,妄图一举消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独霸东北。

管松涛奉命带领第7纵队第20旅破坏沿铁岭向开原前进途中的公路、铁路,以迟滞国民党军队的进攻。管松涛指挥部队从山区对铁岭、开原的东部进行侧击,沿途逐段破路,与国民党军队节节纠缠,双方交战的枪炮声昼夜不息。接着,管松涛奉命带领第7纵队第20旅参加了四平保卫战,阻击国民党军新6军向四平的进攻。第20旅第60团奉管松涛的命令,在乌龙岭阻击国民党军新6军。接着,又转移到西安北山阻击国民党军。由于敌强我弱,在激烈的战斗中,第20旅遭受很大损失。为避免在不利的条件下与国民党军队决战,执行中共中央制定的“让开大路,占领两厢”、“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战略决策,东北民主联军相继撤出四平、长春、吉林等地实行战略转移。

为适应战局形势的变化,1946年5月中旬,中共辽宁省分委、辽宁军区决定在战略要地西安(辽源)地区成立辽宁军区第二军分区(简称辽宁二分区)。管松涛被调到辽宁军区第二军分区任司令员。

1946年5月19日,李砥平在西安县的南大庙召开干部会议,传达贯彻中共辽宁省分委、辽宁军区会议精神,宣布组建中共辽宁二地委、二专署、二分区。管松涛以第20旅第60团的)]4个连为基础,组建了军分区独立团,石俊豪任团长兼政委;同时,管松涛要求各县加强县大队或者保安团的建设。

辽宁军区第二军分区,辖西安、东丰、西丰、清原、开原、梨东、沈(阳)铁(岭)抚(顺)联合县等7个县。这一带地处长白山余脉,位于长(春)大(连)、沈(阳)梅(河口)、四(平)海(龙)铁路中间的“三角”地带,四周环铁路,腹地公路纵横,交通方便,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要地。区域内人口密集,物产丰富,既是米粮仓又有丰富的煤炭资源,无论在补充兵员还是在军需供应上,都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其主要任务是坚持敌后游击战争,目的是牵制国民党军,分散国民党军,迟滞国民党军前进,打击反动势力,稳定群众情绪,保护群众利益,为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休整、回旋提供空间,创建敌后根据地。国民党也深知这个地区的战略地位之重要,因此,也就决定了辽宁军区第二军分区斗争的重要性和艰苦性。

辽宁二分区成立初期的1946年5月,军分区的主要武装力量只有一个独立团300多人和各县武装——县大队。军分区的主力部队活动于西安和西丰、东丰的三角地区,各县的武装分别在本地开展活动。1946年6月初,国民党当局为了确保占领南满,巩固中长路和西安(今辽源市)矿区以便东进通化,以驻西安的国民党军第207师、新7军,驻开原的第71军91师,国民党交通警察部队第13、14总队配合,向辽宁二分区进攻。国民党军队每占一地,即安设据点,封官立宪,恢复反动组织,并把伪官吏、警宪以及地主武装等统统收拢起来,里应外合“清剿”二分区辖区内的新生政权和人民武装。在这种形势下,党内军内许多同志对敌斗争失去信心,在国民党军队的进攻面前惊慌失措,地方武装减员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有的县地方武装几乎全部解散。那些光复后混进民主政权内部的动摇分子和坏分子乘机叛逃和投敌,杀害革命干部和群众。

面对敌我力量相差悬殊的严峻局面,管松涛沉着应对。二分区成立后,他和分区的主要领导分别到东丰、西丰、开原等县视察,帮助各县委抓县大队的整顿和建设,采取了调整骨干、清理不可靠分子、改编区中队、加强县大队领导等措施,使各县县大队或者保安团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巩固和发展。到1946年7月底,沈(阳)铁(岭)抚(顺)联合县保安团划入后,辽宁二分区已经拥有地方武装队伍2000多人,成为坚持敌后斗争的坚强柱石,形成了以东丰县与西丰县接壤的小四平和实妙村为中心的坚持敌后斗争的指挥体系。面对恶劣的军事、政治、自然环境,管松涛指挥二分区指战员坚持敌后武装斗争,担负起剿匪、土地改革斗争,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建立新生政权,动员群众、动员青年支前、参军参战的任务。

管松涛工作务实,斗争坚决,关心下属和百姓,被辽宁二分区的干部、战士亲切地称为“老管头”,敌后地区的广大人民百姓无不亲切地称他为“我们的管司令”。

为了打击国民党军的嚣张气焰,牵制国民党军队向北满的进攻,鼓舞广大指战员的士气,保卫民主根据地和保护群众利益,经过分析研究敌情,辽宁二分区决定于9月末在东丰一带集结军分区部队以及邻县的县大队,以给予国民党军队惩罚性打击。1946年10月2日,二分区部队在管松涛司令员的指挥下,配合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一举攻克了被国民党军队占领的西丰县城。敌人不甘心失败,以新6军新22师和14师全部,在青年军207师、交警第13、14总队等其他地方武装的配合下,从10月7日开始向辽宁二分区进行疯狂的报复性扫荡。在敌我双方力量相差悬殊的斗争形势下,为避敌锐气,保存革命实力,管松涛率部队主动放弃西丰县城,撤出西安地区,先后转移到通化、八道江,最后转移到了临江整训队伍。

1946年11月上旬,辽东军区、中共辽宁省分委决定,将辽东军区独立第3师师部及7、8团与辽宁军区第二军分区合并,充实和调整了中共辽宁二地委、二专署、二分区的领导机构,李砥平任中共辽宁二地委地委书记兼辽宁二分区第一政委,辽东军区独立第3师师长彭龙飞兼任辽宁二分区第一司令员,管松涛任辽宁二分区第二司令员。接着,根据辽宁省委“处于严重的分割局面,要转入游击战争为主的反复斗争中创建我根据地”的指示,中共辽宁二地委、二专署、二分区启程重返敌后。李砥平、管松涛、何善远等率领地直机关干部、军分区部队与辽东军区独立第3师8团一部、各县县大队穿过通(化)梅(河口)路,抵达柳河、新宾、清原、西丰一带。管松涛在带领军分区部队重返敌后的途中,在柳河县五凤楼与国民党军队195师一部和207师一部遭遇,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最后在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的支援下,打退了国民党的军队。后来,管松涛带领军分区部队又在腰子岭、湾甸子和大小苏河一带与国民党军队连续进行了3次战斗,军分区独立团团长石俊豪等10余官兵在战斗中英勇牺牲。

1946年12月7日至,9日,管松涛带领军分区部队和各县县大队先后从清原的草市、南杂木越过沈(阳)吉(林)铁路,击溃了开原曾家寨等处的国民党大团(地方武装)。12月10日,军分区部队先后袭击了开原的李家台、清原的夏家堡子国民党军据点,摧毁了国民党军的工事。中共辽宁二地委在开原的李家台召开地委干部会议,讨论开辟重点区的工作方针。在李家台召开的地委干部会议会上,经过认真地讨论和研究,地委确定了在坚持清河沟以南的同时,应挺进清河沟以北,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工作方针。

1947年1月7日,辽东军区独立第3师师长兼辽宁二分区第一司令员彭龙飞、独立第3师副政委兼辽宁二分区副政委刘振华率领师部及7团和8团的1个营插到沈(阳)吉(林)铁路北,在开原曾家寨一带与辽宁二分区第二司令员管松涛、分区第二政委何善远等人会合。经过召开军事会议研究,决定辽宁二分区的军分区部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由彭龙飞指挥,带领军分区第7团主力,主要活动在铁岭大甸子、开原清河沟以南一带;一部分由管松涛指挥,带领军分区第8团和独立团、还有一些地方武装,主要活动在开原清河沟以北一带。管松涛和杜荣民参谋长指挥部队先后歼灭了西丰老营厂、野鸡背、开原松山堡的“清剿”队。当时,辽宁二分区的许多干部、战士是衣不保暖,连棉衣也难以换上,经常露宿在深山冰天雪地之中,有的战士的手脚都被冻坏了,而且还要随时准备应付国民党军和匪特的突袭。管松涛带领军分区部队和各县县大队克服了许多困难,终于在敌后站住了脚,度过了最严酷的1946年冬天。

1947年1月28日,中共中央东北局辽东分局在临江召开扩大会议,辽东分局书记陈云作了重要讲话,强调要坚决保卫南满根据地,就要正面保住长白山,在敌后坚持“三大块”(即安东三分区、辽南一分区、辽宁二分区),就要在敌后“大闹天宫”,坚持南打北拉、北打南拉的战略,不让国民党军队去进攻北满根据地。管松涛带领辽宁二分区军分区部队和各县县大队坚决贯彻上级的命令,在政治上紧紧依靠群众,保护群众的利益,发动群众共同斗争;在军事上,积极开展游击战争,配合主力作战,抓准国民党军的空隙薄弱,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击国民党的地方保安团队和警察;开展破路段、桥梁,拔掉薄弱据点,分散消耗国民党军的有生力量;在战术上,以敌后游击战为主,不放弃有利时机的小规模运动战,诱敌深入,在运动中歼敌。

在中共辽宁二地委的领导下,管松涛指挥部队几乎天天打仗,夜夜行军,痛击国民党军队6次大规模的合击和扫荡,小规模的袭击无数次。时值严冬,冰天雪地,气温时常在零下三四十度,指战员行军都成了白胡子老头,但是部队的士气越打越旺盛,战斗力越打越强,开始由只能打国民党军的地方部队,逐渐发展到能打国民党军之主力青2师。在松山堡、老营厂、猴石等地攻打国民党军据点,都以小的代价,取得了大的胜利。

从1946年底到1947年5月,管松涛带领辽宁二分区军分区独立团先后袭击了西安、大兴镇火车站,在大兴镇与渭津之间,动员了数百群众破坏铁路、公路。占领了四(平)梅(河口)铁路线上的杨水泉子火车站,炸毁了杨水泉子火车站附近的涵洞,造成了四(平)梅(河口)铁路线停运。到1947年夏季攻势之前,先后攻克敌人据点68处,歼灭敌人3000多人,缴获长短枪1553支,电台4部。其中1947年4月15日袭击东丰县猴石镇国民党军据点,歼敌650人,缴获长短枪1500余支,轻重机枪44挺。由于二分区武装和各县武装的不断袭扰,国民党军88师、207师、独10师、青2师、交警13、14总队及保安团等1.7万余人被牢牢地牵制在辽宁二分区境内,有力地配合了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四保临江”和“三下江南”作战,受到辽东军区的通令嘉奖和中共中央东北局辽东分局书记陈云的赞扬。

管松涛虽然身为司令员,并且年龄大、体质弱,可他很少顾及自己,却十分关心干部和战士。行军中见到有伤病员他就下马,让伤员骑马,自己和战士们走在一起,问寒问暖,谈笑风生,把温暖送到战士的心里。数九寒冬,冰天雪地宿营的时候,管松涛常常把仅有的一件旧皮袄盖在病弱战士身上,战士不忍他年长体弱受风寒,他就像在战场上一样严肃,命令战士把大衣盖上。管松涛经常深入连队,每到连队首先查看连队的伙食,到班里看望战士。有一次,他发现一个战士病了,他就叫警卫员拿自己的津贴买了4个鸡蛋给那个战士。管松涛就是这样,在战争的艰苦岁月中不顾个人安危冷暖,为了减少牺牲,减少战士们疾苦,带着体弱多病的身体坚持敌后斗争。

在坚持敌后游击斗争中,管松涛十分注重统战工作,注重对中间阶层人物的争取工作,缩小打击面。对凡是活动在辽宁二分区的蒋顽政权坚决予以摧毁,对那些反把倒算的大地主、大恶霸以及死心踏地的特务、汉奸、官僚、警察等反动分子坚决予以镇压,对经过工作能争取的协从分子则加以宽大,能争取一个就为革命争取一份力量。管松涛认为这样做可以揭穿敌人散布的谣言,消除人们的恐怖心理,起到分化瓦解敌人的作用,有利于结成各阶层广泛的统一战线。西丰县松树村伪村长虽然做过一些坏事,但经过详细调查,群众反映不算太坏,武工队将松树村伪村长抓来后,经教育释放,不久分区一支武工队到那里活动,该村长给予了很大帮助。这些做法打破了人民群众向敌不向我的所谓正统观念,使辽宁二分区由站不住脚到能够站得住脚,直至胜利。

1947年5月13日,东北民主联军展开夏季攻势,辽宁二分区境内成为夏季攻势的重要战场之一。管松涛率军分区部队和各县大队积极配合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作战,于1947年5月25日收复东丰,5月28日收复梅河口,6月1日攻克清原和西丰,6月3日收复西安。战略反攻使辽宁二分区的斗争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国民党军的包围和合击局面已经结束,辽宁二分区与后方的联系得到了恢复,被分割的游击根据地已经连成大片收复区,辽宁二地委的地直党政军机关也由敌后山区先后迁回东丰县城、西安市内。

1947年7月,根据形势的变化,辽东军区独立第3师师部及七团、八团奉命撤出辽宁二分区,编入主力部队,辽宁二分区军分区部队就剩下独立团一个团的兵力。根据新形势的需要,管松涛在辽宁二分区主要采取了4项措施。一是扩大部队、大力支援前线。从1947年开始,辽宁二分区一年内仅在西安、东丰、西丰、清原4县就为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扩兵5次,其中1947年11月、12月和1948年1月的3次扩兵就达17900余人。二是组织发展建立精干机动灵活的武工队,发挥武工队在锄奸、反霸、剿匪、支前中的尖刀作用。辽宁二分区先后组成4支武工队活动在边沿地区范围,神出鬼没地打击地主还乡团,对支援战争,保卫胜利果实,打击国民党军起到了重要作用。三是阻击国民党军的进犯。因当时沈阳、四平、开原、铁岭、抚顺等周围城镇还没有解放,需要阻击国民党军的进犯,保护人民群众的生产,保护前线部队到辽宁二分区根据地休整扩编。四是参加土地改革斗争,保卫土地改革斗争成果,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在新的形势下,管松涛领导辽宁二分区圆满地完成了新的战斗任务。

1948年7月,管松涛调任东北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独立第1师师长,离开了辽宁二分区。原辽宁二分区独立团和原沈(阳)铁(岭)抚(顺)联合县保安团也随管松涛一起编入独立第1师,分别编为独立第1师第1团、第2团,成为主力部队。东北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独立第1师编成后,管松涛就率领独立第1师先后参加了围困长春和解放沈阳的战斗。管松涛率领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1师的主力部队作为机动部队,在昌图地区集结、待机歼敌。主要是担任阻击沈阳北上增援接应长春国民党军及拦截南下突围的长春国民党军的任务。

锦州、长春解放之后,管松涛奉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兵团命令,率领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1师经过急行军,迅速南下沈阳,与打到沈阳市郊区的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纵队、第2纵队会合,完成了对沈阳市国民党军的包围。根据东北野战军总部的部署,独立第1师担任了从东向西进攻沈阳市区的任务。

1948年10月30日,在东北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压力下,国民党军新1军暂编第53师师长许庚扬派人与管松涛指挥的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1师达成了起义协议。10月31日,国民党军新1军暂编第53师根据起义协议的规定,撤出了其在沈阳市城东的防区,为东北人民解放军从沈阳市城东入城让出了通道。管松涛指挥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1师进入原国民党军新1军暂编第53师在沈阳市城东的防区,并且对西面的国民党军进行警戒。

1948年11月1日拂晓,东北人民解放军各攻城部队向沈阳市区发起总攻,很快就突破了国民党军的两道防线,各攻城部队向沈阳市中心穿插前进,国民党军士兵纷纷放下武器投降。管松涛指挥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1师进占了沈阳市区的大、小东边门一带。11月2日,东北人民解放军各攻城部队在沈阳老城胜利会师,沈阳获得解放。

1948年11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东北人民解放军第3纵队在辽宁省锦州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40军(新番号在天津解放后正式使用)。军长韩先楚,政治委员罗舜初;原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1师调归第40军建制,改称第153师,管松涛任师长。1949年3月11日,东北人民野战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野战军,第40军编入四野第12兵团建制。

1948年11月23日,管松涛奉命率领独立师从锦州出发,沿北宁路西侧经青龙、冷口入关。管松涛率领部队开始是夜行晓宿,对部队是边开进边动员,进行解放华北、解放全中国的教育。到12月初,由于国民党军已经发现东北野战军入关,为了争取时间就在白天行军,快速前进。12月上旬,管松涛率领先遣部队进至河北香河地区参加平津战役。12月14日占领大兴县青云店,17日攻占了北平(今北京)南苑机场,并缴获了飞机25架和大量军用物资。

天津、北平解放后,管松涛随第40军主力部队在北平的东南地区休整。针对蒋介石的假和谈阴谋,管松涛根据上级的指示,对全师进行以“将革命进行到底”为中心的政治时事学习和军事训练,随时准备向华中、华南进军。3月27日至4月5日,管松涛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在北平召开的师级以上高级干部会议,重点学习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决议和反对无政府无纪律现象的内容。会议期间,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在北京香山接见了第四野战军师以上干部,管松涛也在其中。毛泽东主席发出号召:“同志们,下江南去!我们一定要赢得全国的胜利!”给管松涛和南下部队以极大的鼓舞。会后,管松涛立即率领师南下河南信阳,与第40军的先遣部队会师。之后,进入花园、应山、应城地区活动,迫使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收缩部队来防守武汉,牵制了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有力地配合了兄弟部队的渡江行动。

1949年5月14日,第40军与第43军一起发动汉浔间渡江作战。根据上级命令,管松涛率领的第153师由团风至武穴段渡江。他们首先突破了国民党军在长江北岸的防线,于5月17日下午4时进入武昌。接着,管松涛指挥第153师一部配合第120师进抵贺胜桥,并在追击途中歼灭了国民党军河南保安第3旅。经过战斗,华中重镇武汉等10余个市县获得解放。6月,第153师调归武汉警备司令部建制,担任保护武汉地方安全的任务,稳定社会秩序,保证武汉地区的正常生产和生活。

1949年7月,管松涛由于在长期的艰苦斗争中积劳成疾,身患胃病、贫血、营养不良、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不得不离队休养。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686.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