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宣教 党史图展

泉头阻击战 ——四平保卫战的序幕

发布:2021-11-05 15:38 阅读:2911 次 【 字体:

泉头阻击战

——四平保卫战的序幕

宋维栻

从1946年1月13日全国停战令生效以来,国民党军队一刻也没有停止对东北我军的进攻。蒋介石公然违背了诺言,说什么东北不在停战范围之内,并且在3月中、下旬派部队抢占了沈阳、抚顺、辽阳、铁岭等战略要点和重要城镇。3月26日,重庆的三人委员会总算达成了东北停战的专门协议,然而,紧接而来的却是美帝国主义加紧帮助蒋介石向东北运兵。杜聿明指挥的二十多万军队沿中长铁路以沈阳为中心南进、北犯,阴谋在“三人小组”到达东北以前夺取四平、长春、控制中长路两侧地区和辽东半岛。蒋介石为了与我争夺东北,已把他的“五大金刚”中的两张“王牌”----新一军和新六军调来东北,决心要关外大打。我军根据上级的指示,决定在四平以南地区给进犯的敌人以严重打击,迫使敌人停战,迟滞敌人的进攻,争取时间发动群众,创建北满根据地。我们团的任务是在昌图以北的泉头车站阻击北犯的新一军。

这个任务是艰巨的。新一军是“远征”过缅甸的所谓“天下第一军”,全部美械装备,骄傲不可一世。他们在抗日战争时期就被蒋介石和美帝国主义当作反共内战血本,养得又肥又胖。我们凭着劣势的装备,第一次和这样的敌人交手,丝毫不能轻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为掩盖其内战阴谋,表面上还在唱着和平高调,企图以此麻痹人民和我们的战士。

为了狠狠地打击敌人,旅部开会向我们传达了中央和东北民主联军总部的指示,研究了作战部署和战斗动员。在回来的路上,我反复地想着毛主席在《关于重庆谈判》的指示中说的话:“已经达成的协议,还只是纸上的东西,纸上的东西并不等于现实的东西。事实证明,要把它变成现实的东西,还要经过很大的努力。”“打是为了争取和平。不给敢于进攻解放区的反动派很大的打击,和平是不会来的。”我深深感到我们担负的任务,既重大又光荣。这个任务一定要完成,也有信心完成。我们新四军三师七旅,是我们党领导的一支英雄部队。它有前身是叶挺独立团,参加过北伐战争、南昌起义。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是著名的红二师,**战争中,是新四军的劲旅。这支部队有高度的军事、政治素质。指导员们都懂得:蒋介石这个反动头子,骨头里就不会主张和平,对这个人民的死敌不能有半点幻想。

在经过警卫连连部时,我听到一群战士在热烈地争论什么问题,一个战士说:

“你别给了棒槌当针(真),蒋介石在纸上按个印还不容易!可他什么时候停过战来?光我们遵守,他不遵守,这不是要花招是什么?”

“别吵吵,有话慢慢说嘛。”接着连长崔振英插上说:“孙廉亭,你既然看得那么清楚,你就说说,停战、调处、究竟是咋回事?”

“反正蒋介石一撅尾巴,我就知道他要拉几个粪蛋。可要我说,就说不得那么系统!”

“别"粗桶"、"饭桶"的,你就有啥说啥!”一个清脆的童音插了一句。

“秃脑壳上的虱子,那不是明摆着吗?什么停战啦,调处啦,都是蒋介石的紧箍咒!他想先把咱们的手脚箍住,然后调兵遣将来消灭咱们。”

这些话,使我想起不久以前的一件事来。那时候,孙廉亭在侦察班,一次他和另一位同志一起去执行任务,国民党军队突然袭击了他们,他的那位战友负了重伤。当天晚上,他气冲冲地跑来找我:“政委,我要报仇......”后来,国民党军队又向我们进攻。战斗中,一个敌人和他拚刺刀,他拨掉敌人手中的枪,硬是把敌人活活掐死了。以后他逢人就讲:“你不消灭他,他就消灭你。”

“不给点厉害看看,敌人是不会老实的!”“对!狠狠地教训教训那些狗日!”同志们都喊了起来:“连长,只要上级一下命令,我们保证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一提起打仗,崔连长的劲就来了,他大声地说:“好!大家提高警惕,随时准备战斗!”

随后争论就沉寂下来了。可是,我的思想还在翻腾。一年来活生生的现实,把广大指战员的眼睛都擦亮了,和平烟幕迷惑不了他们,武装进攻也吓不倒他们。这样的部队是经得起任何惊涛骇浪的冲击的。

北犯的敌人沿途遭到我军节节抗击,行动非常迟缓,至4月4日才进占昌图车站,。敌人原来叫嚣4月2日攻占四平的计划落空了,不得不改为“4月8日进占四平”。在杜聿明一再催促下,新一军五十师先头部队分四路向我扑来。我部前进到昌图以北的泉头车站,便与敌人打响了。四平保卫战的序幕----前哨战随即揭开了。

敌人来势汹涌,战斗非常激烈。敌人凭着全师优势的炮火,不管是白天、夜间,还是晴天、雨天,不间断地组织进攻,好象用大量的炮弹就可以一下子吃掉我们。7日上午,敌五十师全部沿铁路向我泉头阵地发起进攻,敌炮火连续轰击,延续到十五时。仅五连所固守的塔子山以西一三二高地,即落炮弹数百发,阵地补摧毁,连长李旺德率领全连,奋不顾身,守住了阵地。在我团全体指战员英勇顽强的抗击下,敌人的幻想终于被粉碎了。

在激烈的战斗中,我部涌现出许多英勇顽强的动人事迹。坚守前沿阵地的二、三营部队,提出了“人在阵地在,坚决打退敌人的进攻”的响亮口号。战斗中,人人开口互相鼓励,干部伤亡战士自动代替,连晚上送饭去的炊事员,有的也积极参加修筑工事,有的拿起伤员的枪积极参加战斗。在反击中,团警卫连连长崔振英身负重伤,打断了肠子,仍然坚持指挥战斗,直至完成任务。排长王守勤负伤后,仍然带领战士向前冲,直至消灭敌人。一个四川籍战士,在掩护战士撤退时,一人坚守阵地,独自为战,击退敌人的反扑,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四连的排长黄浩德夜间在敌人的照明弹下,带领一班人,爬过两千多米长的开阔地带,干掉敌人的哨兵,插进敌人的心脏,用手榴弹向街道两边的敌人进行袭击,打得敌人晕头转向,稀里哗啦。就这样,依靠我全体指战员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顽强勇敢的革命精神,坚守了七天七夜,终于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大量地杀伤了敌人。在激烈的战斗中,我广大指战员前仆后继,有许多同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与我团在泉头一线阻击敌人的同时,敌三十八师从左侧沿公路向我迂回,当其先头部队到达泉头以西的兴隆岭、柳条沟一线时,我兄弟部队立即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展开了围歼战,给了敌人一个全歼灭性的打击。稍后,在大洼以南金山堡一带,我兄弟部队又将企图绕八面城迂回我侧背之敌八十七师主力大部歼灭。这一连串的胜利,达到了消耗、迟滞敌人,争取时间,掩护我东北主力向四平前线集结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彻底揭穿了蒋介石的所谓和谈的阴谋。

作者系开国少将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708.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