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宣教 党史图展

激战娘娘庙痛击“王牌军”

发布:2021-11-05 15:37 阅读:3694 次 【 字体:


陈绍昆

娘娘庙战斗是二纵队五师十五团在东北冬季攻势中打的第一仗,也是对敌“王牌军”新6军22师一部打的一场硬仗。这场战斗,虽然规模不算大,但是,在十五团成长和战斗力提高的历史上,有着不可低估的意义和影响。五十多年过去了,当年部队那种面对强敌英勇拼杀的战斗场面,那些光荣牺牲和负伤战友们的音容笑貌,却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1947年12月16日,在辽宁省法库县东,沿铁(岭)——法(库)公路两侧的娘娘庙、冯家岭、尚三家子、沙后所地区,国民党东北部队的王牌主力新22师,被我军调动,由东向西增援野战运动,构成了我军的战机。这个战机正是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巧妙布局,以二纵、七纵等部奔袭包围法库、彰武,威胁敌巢沈阳,迫敌出援而形成的,从而拉开了东北战场上具有历史意义的冬季攻势的序幕。

不久前结束的秋季攻势,使东北国民党陈诚集团对我军很畏惧,但又幻想挽回危局,于是,加紧调整部署,扩充军队,除重点守备长春、吉林、四平等大中城市外,将主力新1军、新6军等集结于沈阳、铁岭及北宁路的锦沈地段,摆出一副利用交通线快速机动,相互支援,要打就和我军大打的架势。同时,企图获得喘息机会,以卷土重来。我东北民主联军总部洞悉其奸,不给敌人喘息机会,在秋季攻势结束不到一个月,即冒严寒果断发起冬季攻势。第一枚棋子就投向了沈阳西北方向的法库、彰武地区:以第二纵队主力长途奔袭铁法公路上的调兵山,协同第十纵队二十九师包围新6军暂62师防守的法库,以达到这样的目的:或首先消灭敌暂62师,攻占法库,乘势扩大战果;或以法库为诱饵,吸引敌人来援,在运动中消灭之。结果,就在12月14日我军包围法库的当天,敌人的王牌新6军新22师即沿铁法公路迅速西进,企图与暂62师会合于调兵山,以解法库之围,缓解我军对沈阳的威胁。看那汹汹的气势,还算有种“王牌军”的架势。

我们十五团是12月15日进至调兵山东北方向的。一营到达大江家屯(位于娘娘庙西北约3公里),团部的驻地在大江家屯东北2公里的一个屯子。当时,师给我团的任务是,向娘娘庙一带运动,阻击援敌。15日夜,纵队和师两级都下达了敌情通报,已证实援敌就是新22师。并传达了纵队和师首长加强战斗准备的指示,决心要抓住该敌,不让他跑掉。这个指示,实际上将战斗部署从攻法阻援变为以打击援敌为主。于是,我团连夜召开研究作战预案的会议。团长赵永夫、我(团政治委员)、参谋长臧公盛、政治处主任刘浩东以及作战股长董万民一起,研究了可能遇到的敌情及作战方案:一种情况是遇敌一个营以下,就以驻在大江家屯的一营,配属团的2个炮兵连、团警卫连(夏季攻势中集体立过大功的连),向敌人展开进攻;二营以自身力量由现驻地向娘娘庙东侧山地实行迂回;三营为预备队;大胆实行一点两面、三三制战术,攻歼敌人。如果遇敌一个营以上,要迅速上报情况,请上级增派炮兵,并与兄弟部队协同作战。这个作战预案,第二天一早向营作了传达。

12月16日天明以后,我和赵团长观察预定作战区域的地形,只见雪后的大地一片白茫茫。一营驻地大江家屯地势较低,距其东南二三公里是民房散落的尚三家子以及铁法公路,而公路南侧山坡下就是娘娘庙,二营预定出击的东南方向山地更是一片茫然,看不清地形、地貌。我们来到距团部不远的二营驻地巡视,正巧,四师十团二营亦住此地,见到了营长、教导员都是老战友,非常高兴。他们的作战方向在我团东面。

中午,大江家屯一营方向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营长王震的电话随即打到了团部,报告:约1个多连的敌人在尚三家子几门炮的支援下向他们进攻,已被严阵以待的一营予以迎头痛击。他请示团长是否马上出击,攻歼敌人。赵永夫团长和我交换了意见后答复他,先不要出击,我们马上赶到一营。

在大江家屯几户老乡家的高房顶上,我和赵团长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敌情。只见一营正面浅近纵深内包括尚三家子和二三十家房屋、树林及铁法公路二三里长的路段,的确有些步兵炮兵,确无敌人重兵,只是铁、法公路下的娘娘庙和娘娘庙东山方向的地形、敌情不甚明了(战斗中查明,新22师64团1个营的大部集结于娘娘庙及其东山)。我们决心按战前预案出击。以团属迫击炮连和步兵炮连加强一营,把团警卫连也配属给他们,由大江家屯东南方向的尚三家子和娘娘庙实行主攻。由臧公盛参谋长率二营同时由本营驻地向娘娘庙东侧山地实施迂回攻击,包围歼灭敌人。决心下定以后,赵团长当即用电话向师长钟伟做了报告,并落实了具体战斗部署。我和团长就在一营的进攻方向实施指挥。

这个作战部署,从战后总结经验教训的角度看,基本是正确的,抓住了敌人,不足之处在于二营以自身力量向娘娘庙东山作侧后迂回力量单薄,缺乏技术兵器的加强。如果我们能向师里申请1—2个山炮连的加强,二营娘娘庙东侧山地战斗就会顺利,伤亡就会小些。

一营在营长王震、教导员宋海波的指挥下,采取“一点两面”的战术,踏着过膝的大雪,向尚三家子展开进攻。1连和2连攻击正面,3连和团警卫连左路迂回。不论是步炮协同还是战术运用,都很好。但由于是一路上坡,雪深过膝,不得不在雪地里“拔慢步”式的前进,伤亡较大。救护人员困难更大,稍不及时,流血过多的伤员同志有的就冻死在雪中了。但我们的战士无比英勇顽强,在这有利敌防守不利于我进攻的地形、气候下,打得敌人抱着枪边打边撤,本来敌人想固守尚三家子,一看我二营迂回部队超越了尚三家子,一营追击他的部队眼看追到前面了,敌人就直接跑回了娘娘庙。一营激战一个多小时,即攻占了尚三家子,冲上了铁法公路,向娘娘庙发起了进攻。王震营长就在这个时候不幸中弹牺牲!

担负向娘娘庙东侧山地迂回进攻的二营,在团参谋长臧公盛的率领下,迅速穿过了一片大雪原,接近了山上敌人的即设工事。这里可以看见前方山右角下就是娘娘庙,再向右看一营部队也迅速进到尚三家子。臧参谋长和二营营首长即依此情况研究了战法,制定了作战方案后,就由二营首长命令四连(功臣连)、五连发起攻击。但很有作战经验的敌人,在四、五连冲到距工事只有二三十米的时候,才以各种火器突然开火,部队伤亡严重。两位连长牺牲、两位指导员和一位机炮连连长都负重伤。排、班长和战士伤亡近半,但部队仍都勇往直前,许多同志冲到敌人的战壕边、工事里投手榴弹、拼刺刀!在这种情况下,二营即令副营长张保率六连转向较矮的山坡进攻,继续绕道攻击敌人,张副营长在前,六连长在后,冲至小山左下角路沟时,敌机枪猛烈射击,张保副营长和六连长都牺牲了!六连步兵仍在拼命反冲击!这时臧参谋长、朱潜教导员、二营长还在研究当前敌我双方情况,如何进行下一步战斗,大家一致认为:二营必须坚决打好,把庙里的敌人力量都调动过来,才能取得全胜!正讨论中,罪恶的子弹夺去了朱潜同志的生命!不久,臧参谋长也负重伤。这时,我二营阵地上干部战士伤亡虽然大,但部队的士气仍然高昂,像磁石一样把娘娘庙敌人的兵力、火力吸引过来,造成主攻部队一营进攻的有利态势。

“王牌军”这时也很困难,眼见一个整营被我军分割并截断退路,陷于即将覆灭的境地,产生了恐慌。东山部队求援,不能不援,他们千方百计东拼西凑,派出了约2个连兵力,在2辆装甲车的掩护下,经娘娘庙南门向东奔向我二营阵地。在这关键时刻,敌我双方各有自身的利弊,敌人有他求援之术,而我则有自力更生之道。我二营自进到娘娘庙东山,进行了4次激战之后,突然交战双方都由激烈交战变为对峙,近而停战了。我4、5、6连阵地上,二营长、五连副指导员和一些带伤继续战斗的同志都在自己战斗岗位上互相激励着:“敌人快来增援了,我们坚决和他战斗到底!”最令人鼓舞的是二营机炮连指导员杨永熙同志,他坚定沉着,指挥果断,善于团结用人。他用三排长张允贵带动三排的战斗骨干,提高了全机炮连的战斗力,在关键的战斗中取得了重大胜利!当他得知娘娘庙之敌来援东山后,就判定了敌人来的道路,选好歼灭敌人的阵地,组织好了战斗!当他各种准备就绪后,敌人就进到他的阵地前了(200米距离)。杨指导员果断指挥:“我命令三排长张允贵亲自操纵90式火箭筒准确射击敌人两辆装甲车。”当张乒!乒!射出两弹后,杨指导员命令:“弹着车前!虽没中车,车停了,人止步了!张排长你的脸部负伤流血了,怎么样?”张答:“坚决战斗!”杨令:“操纵机关炮,机关炮连发,曳光弹。”弹着装甲车,出现火团乱崩!吓得敌人乱逃!杨指导员令:“张排长快快使用重机枪,重机枪射手们迅速将重机枪准备好,快快交给张排长。”张即一鼓作气射出七百五十发子弹,成片成片的敌人倒下了,大部分人没起来,少部分起来的,也都向回跑了,杨指导员令:“打得好啊!快用60炮向回跑的敌人射击。”每炮3弹,12颗炮弹爆炸后,再看回跑的敌人看不到了。稍后一刻,又有两梭子机枪弹打来了,杨指导员令:“三排长,要机关炮回敬!”机关炮射击后,杨指导员随即吹起了胜利的号角!

在娘娘庙正面一营攻击方向上,团长和我直接指挥部队越过尚三家子,下到公路北侧的路沟下指挥。敌人困兽犹斗,作垂死挣扎,依托庙宇、围墙疯狂抵抗。我们知道对手是所谓“远征印缅”的“王牌”,到东北后一直骄狂自大,没吃过大亏。东总曾明令我野战部队遇新22师必打,不惜伤亡万人代价歼灭该师。如今敌我狭路相逢,比的就是谁更硬。团里把预备队三营全部调上来了。主要用了三营机炮连,配合团警卫连和一营3连,经过爆破穿墙打洞作最后的冲击。在我强大的攻势下,“王牌军”的精神崩溃了,除遍地死尸外,最后残敌160多人跪地向我英雄战士交枪了!

这次战斗,我十五团经历了严峻的考验,指战员英勇冲锋,前赴后继,全歼国民党军“王

牌”新22师64团一营400余人,受到东北民主联军总部通电嘉奖:“在击溃新22师战斗中,我十五团指战员英勇顽强,使敌人溃不成军,缴获弹药器材甚多,并歼敌一部,该团二营在优势敌人面前,打退敌人5次冲锋,该团警卫连虽伤亡过半仍能完成歼敌任务,此种英雄动作,殊堪嘉奖,我皆应发扬此种精神,并与战术相结合以达歼敌目的。”

这次战斗的胜利,是全团指战员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一营营长王震、二营教导员朱潜、副营长张保,二连指导员陈硕,三连连长焦志刚、四连连长、五连连长光荣牺牲;团参谋长臧公盛、四连指导员朱勤昌、五连指导员何桥民、六连连长王新仁、二营机枪连连长徐洪桐等负重伤;排长、班长、战士伤亡人数更多,全团共伤亡420余人。他们的英雄主义、牺牲精神永远鼓舞着我们,他们的名字永远在我们心里。

1997年,我参加铁法市隆重举行的革命烈士纪念碑揭碑仪式,又回到当年浴血战斗过的地方。来到调兵山上宏伟、肃穆的烈士陵园,来到巍巍的纪念碑下,祭奠长眠的战友们,不禁感慨万千!娘娘庙战斗后,我团迅速转移,投入彰武、闻家台战斗,以致未能及时、妥善地安葬牺牲的战友。为此,多年来我一直深感不安。如今,铁法人民兴建陵园,告慰英灵,终于了却我一桩心愿。愿铁法大地永远铭记着他们的英雄事迹,愿他们的英名永存。

作者系开国少将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707.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