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北暗战风云

发布:2012-07-13 10:55 阅读:8351 次 【 字体:

辽北暗战风云

张冠

自从1946年3月24日国民党军占领铁岭县城,至1948年10月28日铁岭县城重新获得解放,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战斗在中长铁路以西的中共辽吉一地委、辽吉二地委及铁岭县(一度为铁法联合县)、昌图县、法库县、康平县和战斗在中长铁路以东的中共辽宁二地委及沈铁抚联合县、开原县、西丰县,除坚持正面的军事斗争外,还开辟了第二条战线,派遣地下工作人员潜入国民党统治区内活动。他们冒着随时可能被捕牺牲的危险,遵照中共中央关于在国统区实行“隐蔽精干,长期潜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和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的方针,采取秘密的或公开的多种形式,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进行反美反蒋斗争,搜集军事情报,扩大力量,英勇机智、多谋善断、舍生忘死,动摇国民党当局的政治根基,为解放战争的胜利贡献了力量。在那年那月那些日子里,在铁岭地区曾经发生过许多鲜为人知的谍报传奇。

一、辽北地工系统的形成

解放战争时期初期,外患刚除,内战又起。铁岭地区的国民党特务勾结伪满汉奸、土匪、地主恶霸等反动势力,采取各种方式进行破坏和捣乱。中共铁岭地区党组织贯彻中共中央“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方针,力挽狂澜,驱散乌云,镇压了铁岭、法库、康平、西丰的暴乱,肃清匪特、稳定秩序、安排情报人员潜伏,巩固解放区根据地,同各种反动势力进行了殊死搏斗并战而胜之。

国民党军占领铁岭地区期间,中共在铁岭县、开原县、西丰县、康平县的县城都设立了地下交通站,负责侦察敌情、搜集情报、传递情报、掩护地下工作人员的活动。沈铁抚联合县在铁岭县城发展地下工作人员6人,搜集了大量情报,一直坚持到铁岭县城解放;战斗在中长铁路以西的中共铁岭县委经常派熟悉铁岭城内环境的人员去侦察情况,并让铁路工人孙国瑞(蔡牛乡长沟沿人,曾任四平站长)在城内潜伏,为铁岭县委搜集情报;并且派人打入了国民党铁岭县政府当打字员,从中搜集情报。1946年6月,西丰县公安局让3名地下工作人员潜伏下来,搜集军事情报,清查变节份子。1946年8月,康平县公安局在县城设立了地下交通站,搜集情报,由交通员朱大娘负责。开原县公安局派侦察员黄邵甫以商人的身份在新开原潜伏,先后提供情报40余次,也一直坚持到开原县城解放。开原解放前夕,黄邵甫搞到了国民党军开原县城兵力布防图,黄邵甫派人送给了城外的解放军,为顺利解放开原县城提供了可靠的情报。

1946年底,中共中央改组建立了城市工作部(简称“城工部”),由周恩来兼任城工部部长,下设党务、统战、农村、文教、顽军5个组。规定其任务是:“在中央规定的方针下,研讨与经管蒋管区的一切工作(包括工、农、青、妇),并训练这一工作的干部”。随后,各地按照中央的要求相继成立了城工部,铁岭地区的中共辽吉一地委和辽宁二地委也在1947年5月先后建立了城工部,将以前的社会部并入城工部,开辟第二条战线,有组织、有系统地开展地下斗争。中共东北局城工部(前身是东北局社会部)也相继派人进入铁岭地区或者通过铁岭潜入沈阳,开展情报侦察工作。当时,中共东北局城工部在铁岭境内设立两个情报站,接受从沈阳送来的情报,一是辽吉一地委的铁(岭)法(库)站,二是辽宁二地委的清原站,都配有电台与哈尔滨直接通报联系,中转从国统区送出来的情报。

二、辽吉一地委城工部的工作

中共辽吉一地委根据东北局城工部的指示,在地委城工部部长倪学源、副部长丁丹的领导下,始终以沈阳为中心开展国统区工作。早在1947年2月6日,中共辽吉一地委副书记刘瑞森就派赵任远潜入国统区,以《大公报》分销处主任的身份为掩护,设立了3个联络点,从事地下工作,并给地委写出工作报告。7月1日,赵任远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后被押往沈阳,在狱中被秘密杀害,年仅26岁。

从1947年5月起,辽吉一地委城工部在沈阳秘密开展学生运动,先后在长白师范学院、沈阳医学院、中正大学、中山中学等院校建立了地下工作组织。地委城工部还派中学教师秦维枢潜入沈阳市从事学生运动。1947年7月,东北野战军发动了夏季攻势,捷报频传,整个东北战场上的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共产党方面的重大变化。8月,东北局城工部派遣长篇小说《夜幕下的哈尔滨》的原型李维民(化名王益,)带领一个地下情报小组去沈阳潜伏活动,在途经康平时,经地委组织部长曾志的介绍,找到了铁岭县县长刘泳川请求协助。为了掩护李维民小组顺利通过国民党占领区,安全地过境到沈阳,刘泳川让李维民等人乘上一辆装着粮食的大车,装扮成逃亡地主及老婆家眷,武工队在后面给予护送。当李维民等人乘坐的大车来到距离国民党军哨所不远的地方,武工队就开始在后面开枪追击,大车飞快地跑入了国民党占领区。国民党军信以为真,使李维民等人顺利地进入铁岭县城,然后在铁岭火车站换乘火车前往沈阳。同时,辽吉省委城工部派遣张维华进沈阳做地下工作,主要任务是调查沈阳的情况,在工人、知识分子中开展工作,准备迎接解放沈阳。后来,由于张维华的共产党员身份在沈阳已经暴露,进沈阳后很难隐蔽下来,最后辽吉一地委决定留张维华在地委城工部负责沈阳情报工作。后来,地委城工部还命令铁岭县委派人将李维民情报小组的无线电发报机秘密送入沈阳,铁岭县县长刘泳川及赵金荣等派人化妆成去国统区贩卖粮食的车夫,经过了国民党军许多哨卡,终于将无线电发报机送到沈阳市内指定地点。辽吉一地委城工部还通过高崇民联系上了陈彦之和胡圣一,分别在沈阳市教育局和沈阳市警察局第一分局建立了地下交通点,给中共来往的情报人员提供了许多保护。

辽吉一地委城工部还在沈阳、法库交界处设立敌军工作站,由王甸青负责,带领一个武工队进行堵卡检查、辑私,接待沈阳市的交通员及投奔解放区的青年学生们。各县也积极开展国统区工作,普遍设立了敌区联络处、工作站或者情报小组及学生接待站,封锁围困国统区,发展地下工作人员,侦察敌情。1948年5月16日,“国立东北中山中学”学生傅云生(化名“路地”)带领同学投奔辽北解放区。在法库,他见到了辽吉一地委城工部部长倪学源,倪学源在听了工作汇报和想法后,不同意路地的参军要求,主张他依然潜回沈阳,继续做地下工作,执行转移进步学生、配合解放军进城等任务。路地通过辽河渡口,经铁岭县新台子又潜回了沈阳。路地离休前曾任《满族文学》主编。

1948年初,地委城工部根据省委的指示,在沈阳市组织成立了“解放同盟社”和“水平社”,成员达到415人,其中有中共党员7人,“解放同盟社”通过张忠林与中共辽吉一地委及沈阳市工委取得联系,主要开展学生运动,开展护校护厂斗争,并且印发了《告蒋军官兵书》,瓦解国民党军的斗志。“解放同盟社”成功地对国民党沈阳市民众自卫总队进行了策反工作。首先将沈阳市民众自卫总队副总队长张世法争取过来。张世法反对内战,曾掩护过中共地下工作者的活动,经进步学生张忠林、黄希群的介绍,张世法加入了“解放同盟社”。接着,“解放同盟社”又在民众自卫总队内设立3个秘密工作小组,分别由张世洪、王苏、佟成功负责;民众自卫总队实际上已经为中共地下党所控制。地委城工部还领导了沈阳市部分院校开展了反迁校斗争,反对把学校迁往关内。

1948年9月,“解放同盟社”获得了国民党军在辽南、辽西的兵力布署情况,及时把这些十分有价值的军事情报送到地委城工部,为辽沈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1948年10月下旬,国民党沈阳城防司令部指令组织2万民工加固沈阳城防工事,“解放同盟社”要求沈阳市民众自卫总队予以抵制,未抓一个民工去修工事。沈阳解放前夕,根据地委城工部的指示,民众自卫总队担负起保卫市区政府机关、沈阳医学院、市广播电台和重要仓库的重任。

三、辽宁二地委城工部的工作

辽宁二地委城工部在铁岭,主要领导中共沈铁抚联合县委、开原县委及西丰县委的情报工作。

为了对国民党占领区开展有效的工作,1946年4月12日中共沈铁抚联合县委成立时,就设有城工科,由靳治国任科长。该科负责沈阳、铁岭、抚顺等国统区的地下工作。1946年夏,靳治国找到李千户乡辅民屯的田德润谈话,因为田曾在铁岭城内电话电报局工作过,就动员他回铁岭城做情报搜集工作。田接受任务后,立即又回到铁岭电报局工作,并按组织要求积极开始活动,搞到省、县地图,搜集大量情报,通过地下交通员任少武及时送回城工科。经过多次考验,县委根据他的表现和要求,批准田德润加入中国共产党。

沈铁抚联合县委城工科还举办了在铁岭城内上中学的学生及当地教员暑期训练班,利用这个机会,靳治国科长发展铁岭师范学校学生王金山为共产党党员。王金山入党后,按组织要求开展工作,了解铁岭城内的国民党驻军、人数、装备和机构组织情况及搜集国民党出版的报纸,利用星期天回家的机会,通通汇报给靳治国。此外,沈铁抚联合县城工科在1947年至1948年期间,还发展铁岭城内郑银奎和李千户区岭西台村的李向东为地下交通员。李向东当时在抚顺以赶马车拉脚为掩护,经常往返于国统区和解放区之间。1947年6月中旬,李向东到开原境内的辽宁二地委城工部送情报,在返回途中,因为携带巨额活动经费“白钱”,在石门子村住宿时遭坏人暗害,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46年4月,沈铁抚联合县公安局派赵书诚来铁岭县城从事地下工作,住在铁岭城内龙首山下沙子沟王喜庆家。赵书诚是清原县夏家堡子乡高砬子村人,王喜庆是赵书诚妹夫的哥哥,赵书诚一是跟随王喜庆、安月年学习织布,以此职业做为掩护;二是有时去做小买卖,借机探听消息,搜集情报。1946年6月至8月,赵书诚奉命去梅河口受训,并且加入中国共产党,返回铁岭县城后继续从事地下活动。赵书诚经常在铁岭城内街上活动,在同市民的接触闲谈中,收集有价值的情报。当时,国民党新编第6军进入铁岭县城,到处抓派民夫抢修龙首山战地工事,赵书诚详细侦察了国民党军的布防情况之后,便和工友安月年以贩布为名,回到解放区并将所了解的情况向组织做了汇报。

一个偶然的机会,赵书诚在铁岭城结识了社会名流郑承。郑承别名郑文库,曾在伪满时当过3年伪警察。因为为人豪爽、讲义气,在铁岭的街面上交人多、朋友多、拜把子弟兄多。经过接触,赵书诚发现郑承对国民党的腐败现象十分不满,遂公开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且将郑承发展为地下工作人员,通过郑承搜集情报。为了获得更多的情报,赵书诚通过郑承又结识了国民党铁岭县警察局警尉高明祥,同高拉上了关系。1948年初,赵书诚带郑承来到开原县境内柴河堡东窑汇报情况,受到了沈铁抚联合县公安局长丁贤的热情接待。1948年3月初,国民党军警在铁岭城内进行联合大搜捕,赵书诚被拘捕。郑承、高明祥等人花钱托国民党流亡的开原县长,将赵书诚保释出来,并给赵书诚弄了一份开原难民证,从此赵书诚获得了合法身份,可以自由地公开进行活动。

1948年5月,根据东北局的决定,中共沈阳市工作委员会成立,宋黎任书记兼辽宁省省委城工部长,秘书长兼宣传部长为高铁,组织部长李正风,民运部长程序。沈阳市工委机关设在辽宁省委所在地梅河口,同时将沈铁抚联合县划归沈阳市工委直接领导。此间,赵书诚一直在铁岭城内活动。他领导的地下情报小组搜集到了大量有价值的军事情报。如郑承发现铁岭县城东大街的小桥子绸缎庄是国民党国防部第二厅(情报厅)的一个联络点,便主动去接触该联络点的老板李庸(化名李益民)。俩人逐渐成为朋友,李在酒后告诉郑承说,他们在解放区梅河口设有地下情报站,以“盛京成衣局”为掩护,掌柜的姓关,关的老婆做缝纫活儿,他们都是国民党军的地下谍报员。铁岭联系点的负责人刘杰是关掌柜的姐夫,负责来回取送情报。赵书诚将这一重要情报送到了沈铁抚联合县公安局,当即由当地公安部门破获了该特务组织,清除了解放区的隐患。

查清楚铁岭城内军政机构有关情况,是赵书诚地下情报小组的一项重要工作。他们侦察到国民党军城防司令部设于原日本宪兵队院内(原县人武部)。“新中国事业建设协会东北分会铁岭区分会”设于南马路附近日本东洋式别墅院内(今五交化公司),其头目为国大代表陈旭东。名义是慈善机构,实质是军统特务外围组织,其成员多为各乡保长。国民党国防部辽北第五指挥室设于杨公馆(今银州区第9小学),其指挥官杨振山、陈延懿,配备有电台。城内设若干个组,在铁岭的农村有两个支队。城西支队以红崖嘴村为中心,队长为贺乃英,有100余人;城东支队以催阵堡、小屯为中心,队长为白化安,也有数百人,城东支队对沈铁抚联合县的活动构成很大威胁。对此,上级指示赵书诚、郑承,设法协助解放军找机会除掉城东支队。赵书诚、郑承首先从白化安的外甥女婿王堪入手,通过关系去接近王堪,并耐心做王的工作,使他在思想上站在解放军一边。1948年6月中旬,赵、郑、王等人以亲戚关系邀请白化安进铁岭城作客。用好吃好喝招待白化安,并赠送给白化安许多大烟土,使白化安玩得十分高兴。6月23日,白化安在返回小屯时,特邀请郑承到他那儿去玩几天。郑承回答说:“你经常出去到处走,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在家,上哪儿去找你呀?”白化安道:“今天回去,明天到黄庄子去搞粮食,后天你们去吧,我在家等你们”。随后,赵书诚等人就将此情报送到了沈铁抚联合县公安局长丁贤的手中。6月24日,沈铁抚联合县公安队在辽东军区独立第4师配合下,于铁岭县小屯至黄庄子之间,伏击了由白化安带领的国民党军及地方自卫队。当场击毙国民党军30多人,俘虏430人,白化安被活捉。

中共沈铁抚联合县委潜伏在沈阳市的工人党员傅望兴,在皇姑区建立了地下党的联络点。1948年夏,傅望兴以河北安国同乡的名义,结识了国民党宪兵队副队长李坤明,针对李对国民党的不满,多次给他讲形势、讲政策。使李认清了国民党的腐败,必定要灭亡的下场。李决心不再给国民党卖命,自动离职回乡。临走时,李将一份国民党派往法库、开原、铁岭解放区的特务组织名单交给了傅望兴,傅马上派人送往中共辽宁二地委城工部。

随着辽沈战役的打响,沈铁抚联合县公安局指示赵书诚等人搞到铁岭城防图。赵书诚与郑承商量办法,郑承想起他有一个把兄弟,曾在伪满铁岭市政府干事,和郑承的关系比较好,听说那个把兄弟的小姨子嫁给53军的一个团长当姨太太。于是,郑承去找那个把兄弟,在闲谈时了解到他的小姨子正是国民党军铁岭城防司令丁占鳌(字赞尧)的姨太太。因此,郑承与他那个把兄弟一起,天天到城防司令家里去。城防司令丁占鳌及身边的人都会抽大烟,郑承就过他们送大烟土,和他们打麻将,他们在军事上的事也不背着郑承了,郑承也暗暗留心听他们的言谈及电话,了解到当时在铁岭守城的只剩下一个团了,就是国民党第53军116师346团,其他各部队都被调到沈阳去守城去了,团长丁占鳌也就是当然的城防司令了。经过侦察,发现该团3个营驻防在铁岭四周,在东大桥、哈大公路、铁法公路、龙首山高地,都以重兵把守,四周的卡子门都有专人把守,并配备有当地的保安队和警察,但是这个团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士兵的情绪低落,就连团长本人也没有坚持下去的信心。由于郑承掌握了全城的城防情况,回到家里就同赵书诚一起绘出一个铁岭城防图,并在图上标明了兵力布置,并写了关于守城部队情况。赵书诚及时将铁岭城防图送到铁岭县六区徐家沟村,交给沈铁抚联合县公安局局长丁贤。

1948年10月27日夜,解放军第12纵队第36师开始攻打铁岭城,经过激战,迫使国民党军放下武器投降。10月28日早,36师警卫营及106团进城,铁岭县城获得解放。10月29日,沈铁抚联合县政府(路东)、铁岭县政府(路西)先后进城。沈铁抚联合县政府(路东)将工作移交给铁岭县政府,于11月3日由铁岭登火车去接收沈阳县。赵书诚等人将铁岭城内情况报告给公安机关,协助捉捕国民党特务。后去沈阳工作,踏上了新的征程。

四、前沿区谍影重重

国民党军的谍报员也经常潜入共产党控制的前沿区,进行谍报与策反工作。早在1946年5月,国民党军新1军谍报队就曾策反了开原县四区副区长王吉甫,造成区长秦晋被害。后来,又派遣妓女出身的女特务潜入我军驻地,指挥国民党军炮击我军营房,追剿辽吉一分区沈北支队;派遣大地主家庭出身的女特务潜入开原、昌图解放区,以进步学生的面目色诱解放军干部,执行情报搜集、策反解放军军官、投毒破坏任务,均被公安机关破获。

由于铁岭处于沈阳以北,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中共中央东北局联络部(后改称敌工部、城工部)曾先后3次派人来铁岭开展工作。古银州风生水起,地下斗争暗流涌动。

1946年9月,中共地下工作人员张人来到铁岭县城,其主要任务是设法打入国民党军内部,搜集政治、军事情报。张人原籍铁岭,中共党员,抗日战争时期参加八路军,他是以国民党军退伍军官的身份经长春回到铁岭家乡。

为开展工作方便,张人在铁岭城内需设有固定联络点,所以,张人先回到家乡朴起屯,卖掉了几垧土地。接着,张人在铁岭城内的广裕街繁华地段买了一处房子,开了一个“新华客栈”。客栈由其侄儿张奎武任经理,由张人当财东。张人在铁岭县城落脚后,除认真做情报搜集工作外,还经过慎重考察,介绍铁岭师范学校学生周惠川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7年8月,正当张人深入开展工作时,“新华客栈”来了一位姓黄的客人。他是康平县人,1938年曾同张人一起在山西大同马占山部相识,因此就在一起闲唠了几句别后情况。经过一个月时间,9月的一天,铁岭县警察局突然派人将张人的侄儿抓去。接着,又将张人及其侄媳抓去。由于铁岭警方是奉沈阳警方之命捕人,又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所以只好将张人等人移送沈阳警察局。

火车到沈阳后,已是中午12点了。张人就用丰盛的饭菜招待押送他的铁岭县警察局牟警官和随员。饭后,由于牟警官对张人有了好感,就将押解公文给张人看。从而使张人了解到他被捕是因姓黄的当了特务,告密他是“晋察冀共产党少将参谋长张逸民,改名张奎武潜入铁岭,开了一个旅馆”而为。由此,他心中有了底。因为国民党根本没有掌握其他任何证据,所谓少将参谋长的职务是在大同抗日时阎锡山授予的。

张人在沈阳的政治犯监狱里拒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而且总是以国民党中央军军官的身份说话。到1948年春,张人被转到沈阳市南关集中营关押,不久以嫌疑犯取保释放,张人出狱后即刻到铁岭县西部的解放区,转道去哈尔滨。

1947年9月,东北局城工部派张世扬由锦州来铁岭县城工作,以铁岭师范学校教员的身份为掩护从事地下工作,搜集情报。张世扬引导学生阅读进步书籍,并同铁岭师范学校中的学生党员周惠川接上了关系。后来,东北局城工部派南满地下工作负责人王同安来铁岭,指示张世扬设法同沈铁抚联合县委城工科接上关系。不料,因王同安被捕暴露了组织,张世扬也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工作没能得到进一步发展。

受国共双方战场形势的影响,铁岭县城曾相继发生了罢工、罢课等运动,铁岭监狱甚至爆发了被关押的解放军战士组织的暴动,动摇了国民党在铁岭的统治,加快了辽北的解放进程。1947年10月,铁岭造纸厂工人发起要求增加工资的斗争,迫使资方同意增加工资。接着铁岭饮食业的工人提出了实行8小时工作制的要求,经过交涉,资方也被迫同意了;同时还答应,如果增加劳动时间,就增加工资。

1948年4月,在国民党谍报员的策反下,铁岭县三区双树子村农会主任郭显威、高家店村村长谢大头叛变投敌。中共铁岭县三区区委查明情况后,决定立即镇压通敌的内奸。午夜,铁岭县三区区队队长周尚文带领一个班,化装进入双树子村,直逼郭显威家,抓捕了郭显威。并且抓获了多次窜到解放区、搜集解放军各种情报的国民党谍报员刘文辉。同时,由工作组长赵振业带兵到高家店村抓捕了谢大头。经审讯,郭、谢对区队所掌握的罪状一一供认不讳。最后,铁岭县三区按党和政府的政策,将郭显威、谢大头、刘文辉处决,并张贴布告公开他们的罪状。

1948年7月5日,北平发生了国民党军警镇压枪杀东北流亡学生的惨案。7月中旬,沈阳学生抗议“七五”惨案联合会宣传部派人到铁岭师范学校,动员学生起来抗议声援。7月17日,铁岭学生联合悼慰“七五”惨案筹备会成立。21日,铁岭城内各校学生及社会名流等2000多人在铁岭师范学校操场集会,声讨“七五”惨案的罪魁祸首。会上,散发了“七五”罪行控诉书。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震惊了铁岭县城。同月,铁岭车站的铁路工人举行罢工,反对当局拖欠工人工资。8月,铁岭电报电话局职工王庚尧、田德润将电话线藏起,以没有电话线为理由,拒绝为国民党军安装军用电话。为此,王庚尧、田德润俩人遭到国民党军警的拘捕。

1948年8月中旬,辽北一分区决定集中3个团的兵力在铁岭县镇西堡与三台子之间设伏,求得歼灭出城抢劫粮食的国民党军一部。8月21日晚,一分区十五团进入镇西堡村东部的高地构筑工事,担任正面的主攻任务;十四团隐蔽于三台子西山梁北侧的青纱帐中,担任侧翼的助攻任务;新编第十三团进入木场村潜伏,准备待国民党军越过三台子村时,立即从南面切断其退路,将口袋口扎住,完成合围任务,并阻击由铁岭城出动的国民党援军。但辽北一分区部队的行动被国民党铁岭县政府军事情报室的谍报员发觉,使国民党军有了准备、伏击计划落空。8月22日,辽北一分区伏击部队受到很大损失,十五团副团长田登科头部中弹牺牲,写下了铁岭军战史上悲壮的一页。

五、策反国民党军第53军

国民党军第53军在东北长期驻守开原、铁岭。中共针对国民党军第53军系东北军旧部、非蒋介石嫡系部队和东北籍军官多等特点,做了许多政治争取工作。国民党军第53军原系张学良的东北军部队,1933年3月改编为第53军,军长万福麟;1938年秋,原6师师长周福成接替万福麟任军长。53军先后在热河、河北、河南、湖北、湖南、贵州、云南等地参加抗日作战。1943年2月编入中国远征军,在中缅边境地区对日作战。抗日战争胜利后,赴越南接受日本投降。1946年6月回国投入内战,1947年7月由保定调东北战场,在开原驻守;1948年1月驻铁岭城内中央街后街的兴农合作社院内。1948年10月初,第53军军部随第8兵团司令部由铁岭撤到沈阳市内,驻大北门朝阳街的魁畲祥商店,属下130师、暂编30师、116师(第346团留驻铁岭)先后撤驻沈阳。

中共东北党、政、军领导吕正操(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员)、高崇民(开原人,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阎宝航(辽北省政府主席)、张学思(辽宁省政府主席)和万毅(解放军第5纵队司令员)等,利用与原东北军旧部属、同学、同乡的关系,直接给先后驻守开原、铁岭、沈阳的第53军诸将领写信,多次捎书信、传口信,向他们讲清形势,晓以大义,劝其把握时机,采取行动,率部起义。1947年春天,吕正操派人做驻守开原的国民党军第53军和王照堃骑兵师的策反工作。1947年秋季,东北局城工部派阚福培到第53军和王照堃骑兵师,送去吕正操给第53军军长周福成和王照堃的亲笔信。特别是1948年初以来,策反工作更加深入,重点是做第53军副军长赵国屏、一三○师师长王理寰的工作。

1948年2月,解放军解放开原时俘虏了一批国民党的军官,拘押在开原县公安局,其中,曾任国民党安东保安第二支队司令的孙靖波和赵国屏有点亲属关系。中共东北局社会部开原站站长程光烈就积极做孙靖波的工作,谈妥后派他到铁岭去找赵国屏,并同当地中共地下组织取得了联系。不久,赵国屏带来口信,表示在适当时机起义。1948年5月初,在开原战斗中被解放军俘虏的国民党116师师长刘润川、副师长张绍贤、第390团团长傅广恩,经开原站程光烈做工作后,由解放区释放回到铁岭与王理寰见了面。他们把吕正操的亲笔信当面给了王理寰。信中说:

“近闻师次黄龙(开原古称),整军银州(铁岭古称),遥为钦佩。讲武(东北讲武堂)同学,星散各地,均乏联系。监督汉公(指张学良)身在囹圄,安危莫保;西安义举,吾侪当不忘其苦衷。东北沦陷,家乡涂炭,十几年来无人挽救。日寇降后,方期重见天日。不料内战又兴,荼毒生灵。是非进止,早在洞鉴。兄举足轻重,跷希以待。

弟吕正操鞠躬×月×日

其他同学请代致意,又及。”

王理寰看完这封信后,心中有所触动,但为了保密起见,当即焚毁。后来,中共地下工作人员王佩青(化名冷太太)和王理寰接头,进一步鼓励王理寰投向光明。王理寰对王佩青说:“希望我们常常联系。事情须待机而动”。王佩青接着又说:“我们还有两位工作人员,一是冷庆元,一是王益(李维民化名),他们在街上有不便处,请加照顾”。王理寰说:“胡圣一早就向我提过,他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从此,王佩青等在王理寰的掩护下做策反和情报工作。

1948年6月,中共东北局社会部从哈尔滨派李书城(女,又名李述笥),带着吕正操、于毅夫的亲笔信来铁岭与第53军副军长赵国屏会面。李书城的丈夫曾经为共产国际做过情报工作,她担任过交通员,后来她丈夫被捕牺牲。李书城和赵国屏是同乡、同学,还是赵的远房表妹。李书城自我介绍,她是中共派来专做赵的工作的,并出示吕正操、于毅夫的亲笔信,信上劝赵把握时机,采取行动,率部起义。

赵国屏看到当时国民党节节败退,形势危急,正急于想同中共取得联系。但和李书城初次见面,不免小心试探。他板着面孔说:“你怎么胆敢来铁岭策反?就不怕我把你扣押起来吗?”李书城义正辞严地说:“不怕!要怕我就不会来了!我们共产党人以完成党的任务为最大光荣,其他不计,但我们也估计到你不会那样做。”接着,李书城以中共名义提出起义条件:保持原编制,保证官兵人身安全和个人财产不受侵犯,与解放军平等待遇。在与解放军作战时,战场上让路,可以按起义看待。具体事宜,可派人与东北局社会部开原站联系。

赵国屏这才消除疑心,告诉李书城说:“我早就有这样的打算,你来得正好,不然我还想派人找你们呐!不过军长周福成非常顽固,不易争取。现在我是副军长。第53军4个师长,其中张儒彬、毛芝荃两师长都是我当师长时期的团长,平时相处甚好,跟我行动是没有问题的;第1166师师长刘德裕,虽然和周军长是亲戚,但他是看风头的人,由于利害关切,争取他也不会有多大问题,我虽然做不到全军整体行动,但是争取部分起义是没有问题的。只有第130师师长王理寰,平日关系不甚好,没有把握。请你向各师直接打入,我在内部尽力而为。我们要不断地保持联系,积极做好准备工作。假如我当了军长,立即开始行动。但对于第53军以外的其他部队,素乏往来,关系不够,无法提供情况。”赵国屏还说:“起义,我早晚是要干的,而且要整个干,不零干!”

李书城回到开原站向程光烈汇报了赵国屏的情况后,又回到铁岭,并在10月初随第53军进入沈阳,住在铁路宿舍,以便随时与赵取得联系。中共东北局城工部派遣的王凤起、富平夫妇也对国民党军第53军开展了策反工作。王凤起和国民党第8兵团第53军参谋处处长夏时是陆大同学。夏时是解放军第5纵队司令员万毅的同学,又是国民党第8兵团司令兼第53军军长周福成的连襟。王向夏时说明形势,着手做他的思想工作。夏时深知周福成非常顽固,不易争取,答应时机一到,可以同中共方面联系,并希望能得到万毅的亲笔信,以昭信守。开原站站长程光烈请万毅写了信,满足了他的要求。

当锦州战况吃紧的时候,第53军第116师主力从铁岭撤回沈阳。留守在铁岭县城的第346团丁赞尧部在被解放军包围时,团长丁赞尧在电台上问赵国屏:怎么办?赵告诉他“见机行事”,于是该团即在团长丁赞尧率领下在铁岭县城全部投降。后来,第53军在解放沈阳时大部分放下武器,第130师师长王理寰、骑兵师师长王照堃等,在解放以后都安排了工作。

六、辽沈决战建奇功

1948年2月27日,开原获得解放。中共中央东北局社会部鉴于辽吉一地委铁(岭)法(库)站和辽宁二地委清原站的地理位置较偏,从沈阳送出来的情报一般需要7天的周期,难以有效地使用情报,甚至可能贻误战机,为此,东北局社会部为更加有效地开展情报工作,于3月19日在开原设立情报站,任命程光烈为站长。开原位于铁岭北30公里,中间有国共双方的哨卡,铁岭、沈阳之间每天通火车多次,每天有上千人来往于开原、铁岭之间。其中有开原、铁岭两县的村民,有从国统区来的学生、青年职工,有从解放区去沈阳的长春难民,更有来往于两地的商人。因为国共双方都需要对方的物资,所以商人们的来去自由。这样的条件,对于掩护情报人员往来是十分有利的。4月中旬,清原联络站的高宇民也奉命迁往开原,与程光烈领导的开原情报站合并。

1948年3月17日,中共东北局城工部派王凤起、富平夫妇去沈阳从事对国民党军开展策反的地下工作,动员沈阳守军国民党新编第1军暂编53师少将师长许赓扬起义。王凤起是昌图人,黄埔军校第10期毕业生、张学良的亲信。曾经被军统特务拘捕关押在渣滓洞、白公馆等处,1947年王凤起被释放,随陈诚来东北行辕任少将高参。王凤起、富平夫妇由阎宝航、高崇民介绍给东北局城工部从事地下工作,受开原联络站站长程光烈的领导。3月19日,他们到达开原,程光烈教会了富平用米汤书写及复原情报的方法,给他们布置了具体任务:一是搞军事情报向外传递;二是做原东北军的工作,争取他们起义。4月初,富平、王凤起通过国民党军的封锁线到了沈阳,通过好友秦祥征(沈阳市第二守备总队总队长)策反张学良旧部许赓扬。王凤起、富平夫妇在开原联络站站长程光烈的直接领导下,最后促使许赓扬、秦祥征等国民党将领起义,为沈阳解放做出重要贡献。

开原情报站领导下的“方涛小组”,在辽沈决战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方涛小组”是东北局社会部潜伏在沈阳市国民党军内部的中共地工小组的代号,组长是周立浩。周立浩在1948年2月间秘密潜入沈阳,并先后发展了21名谍报人员。开原情报站组建后,程光烈与高宇民决定,将军事情报的收集工作作为周立浩这一组的中心任务,并给周立浩这个谍报组命名为“方涛小组”。

他们通过207师师部电台机务员田春和,得到了不断更换的电台新密码及抚顺地区城防图等重要军事情报;利用关系搞到沈阳城防工事部署图,使国民党军在城内及郊区设立的每一个碉堡方位、堡内军官姓名、火力配备等都为解放军所掌握。他们把许多有价值的情报整理出来,把写满情报的美浓纸缝在棉袄里边,通过交通员苏仲武、李馥春送到开原情报站。

从沈阳到开原这段路程,要先从沈阳乘火车到铁岭,再从铁岭坐马车出城,经过国民党军哨卡再换乘大车到开原站,返程大体相同。沿途不仅要经过多道国民党军及军警所设的盘查哨卡,还要防备国民党特务的暗中监视。穿行在国统区与解放区的交通员,时时都会发生危险,时时都要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一次,交通员李馥春扮做小贩从开原回沈时,背着装满白糖的口袋,在口袋底层藏着上级给小组的指示及活动经费。当经过国民党军的一个哨卡时,哨兵突然把手伸到了白糖口袋里,李馥春的心随着那哨兵的手,顿时提到了咽喉,好在那哨兵没有伸到底,只是抓了把白糖放进嘴里就放行了。还有一次,李馥春带着开原情报站程光烈给周立浩的指示信,把那封信就藏在他的翻毛皮鞋里,从铁岭火车站转乘前往沈阳的火车。正当火车要启动时,突然上来几个国民党官兵,把车上的乘客都赶下火车,挨个进行盘查。李馥春不慌不忙地沉着应付,盘查的士兵见李馥春很是配合,也就大致看了一看,便把他放行了。

“方涛小组”获得的国民党军廖耀湘第9兵团的辽西作战计划,也是从开原传递出去的。

1948年9月9月29日,“方涛小组”成员林立雄发现:廖耀湘向参谋们索阅彰武、新民地区地图及资料。开原情报站立即把这一最重要的情报发回哈尔滨,然后向周立浩的“方涛小组”发出指令:尽快弄清、查实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的辽西作战计划。10月3日,由廖耀湘签署的国民党军第9兵团的作战令下发了;林立雄想法设法,在10月4日晚上将这一重要情报拿到手。林立雄马上将辽西作战计划情报交给国民党军北站督察组组长陈继,再由陈继送到交通员李馥春手中。

交通员李馥春把这一重要情报送到开原站,程光烈与高宇民立即请求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指挥部用24小时工作的电台,以开原站名义代发的。一份事关战局的重要电报从开原发出,红色的电波直接传送到东北野战军指挥部:“特急:密息:敌第九兵团(10月)三日发下作战命令。要点是决定以三个炮兵团、六个军于六日出击,方向为彰武、法库、新立屯。顺利之后,南下解锦州之围。”“另据九兵团几个参谋估计,此次袭击可能系掩护沈阳部队撤出。因(1)九兵团司令部出发人员较历次战斗时参加的多,不必要的人员亦跟随。(2)蒋介石曾来沈面示机宜,均保持沉默。(3)剿总三处一参谋,昨称,渠本人两三日内飞平。”

东北人民解放军根据“方涛小组”提供的廖耀湘第9兵团辽西作战计划迅速调整兵力部署,集中优势兵力打下了锦州,形成关门打狗之势。从不轻易夸赞别人的林彪曾说:“东北的情报工作足可以抵上一个主力纵队”。辽沈战役胜利后,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转述了林彪对“方涛小组”的高度评价:“‘方涛组’是我在(国民党军东北)‘剿总’司令部的两只眼睛。”

七、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

铁岭地区解放后,各级政府为了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打击反动势力,建立稳定的社会秩序,在广大城乡复查户口,贯彻户口管理规定,发放居民证;强制收容国民党军队的散兵游勇,收缴枪支弹药;搜捕敌特和土匪,尤其是在新解放区;开展了全面镇压反革命运动,对反动党团和特务分子进行登记;取缔封建会道门,并逮捕了一批抗拒改造的分子。

首先,消灭活动在铁岭地区境内的土匪,稳定治安秩序。昌图县公安局抓获了活动于北六家子屯一带的18名土匪,缴获手枪1支,匪首王化民等3人被处死刑。西丰县公安局捕获了杀害公安助理王凤羽、抢劫枪支的凶犯李春生,并依法将李春生处决。年轻的铁岭县六区公安助理郑凤林,曾数次在险境中勇斗敌特,单身入室擒顽匪,屡建功勋,被群众称赞为“独胆英雄”,威震铁岭县东部山区。昌图县亮中桥区公安助理许中善侦破了土匪持枪拦路抢劫案,逮捕了刘荒村的5名土匪。

其次,破获国民党特务案件,稳定社会秩序。1948年10月的一天,昌图县公安局根据捕获敌特的口供和辽北省第一公安分处的敌情通报,得知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兴安站昌图潜伏组”潜伏在双庙子一带,同时驻牤牛哨随军电台收到一个呼号不明的电台信号,更加证明双庙子一带确有敌特活动。

昌图县公安局治安科长陈超奉命带领侦察员王树礼、王德春前往双庙子执行侦破任务。中午时分,陈超他们来到了双庙子。经过同区委研究,决定陈超以土改工作队员的身份到镇公所去,老王和小王则化装成跑行商的,深入旅馆、商店,寻找敌特痕迹。在镇里,陈超借着划分成份和建立户口工作的名义,调查了7天,对镇内的情况几乎摸了个熟。只剩下3个人不摸底:一个是三合盛饭馆跑堂的叫王惟仁;另两个是解放前20多天一块跑来的行商,现住在旅馆里。

王惟仁这个人约摸有三十四五岁,个子不高,来历不明,是解放前3个多月来到此地。三合盛的经理钱玉丙,和他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不知怎么却收留了他。他油嘴滑舌、见人点头哈腰,连个菜谱都喊不好,可花钱象流水似的……

三合盛饭馆的店员郝功敏,是一个老实厚道,处事细心的小伙子。他发觉王惟仁平时挥霍无度,每个月供经理钱玉丙花的钱,比赚的钱还多,每顿饭都炒上几个菜,端回后屋一个人偷偷地吃。一天,他看王惟仁又照例端着饭回到后屋,便悄悄绕到后边,顺着窗缝往里一瞧,见还有一个陌生人和他一块吃。他心里暗想,这小子是哪儿来的?细心地观察几天,只见那个陌生人,吃完了饭就不知到哪儿去了。“搞的什么鬼名堂?”他更加不解。于是一连观察了十几个晚上,他又发现,每逢集日的夜里都有几个人到这儿来,鬼鬼祟祟、卿卿喳喳,不知耍什么鬼把戏。在来人中,他只认识常来他们柜上的一个叫吴先金的人。这个人家住样子沟,是个什么坏事都干的坏东西。

郝功敏将自己的所想所见一五一十地报告了陈超。过了两天,侦察员老王报告,发现有3个人每逢集日就到王惟仁那里去。一个是样子沟的吴先金,一个是此路树的梁新怀,还有一个是西边屯的叫姚作奎,现正在监视。

经过研究,他们制定了行动方案。陈超带着两名侦察员和几个民兵,在夜里直奔样子沟,在凌晨时分抓获了吴先金。经过搜查。从他袜筒中搜出两张纸,借手电筒亮光一看,原来是八面城一带我军情报和土改斗争的情报。经过审问,吴先金供认了他是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兴安站昌图潜伏组”少尉情报员,组长就是王惟仁,真名叫嵇耀中,是他的姐夫。他还供出几个情报员,惟独电台在哪里,他说不知道。

陈超连忙向区委刘书记做了汇报,并给县局王局长打了电话。早饭前,王局长派来一排公安武装赶到了双庙子,暗中封锁了饭馆,堵住了敌特的逃路。接着,派人分别到另外两个村去搜捕两个情报员。同时,安排几个农民,装作闲来无事的样子坐在三合盛饭馆门前,你一言我一语,大声地议论着:“听说公安局把样子沟的吴先金给抓住了,还搜出情报来了……”

饭店里面的国民党军上校组长嵇耀中听到这些议论,大惊失色,急忙躲进后院。好不容易熬到天黑,慌忙地到地窖中把上尉电台台长白恩普叫出来,收拾好电台和情报底稿,要趁夜暗逃走。他们刚刚溜出院墙,便落入了公安队的法网。

1949年5月,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特务赵民达奉命潜入铁岭城内,组织潜伏小组,发展特务3人,搜集了铁岭城内及新台子党政机关和驻军分布、首长姓名及街道略图等情报。不久即被铁岭县公安机关抓获。昌北县公安局在大洼抓获了国民党国防部原郑家屯情报小组成员,并将该小组藏在四平的电台起获。昌图县公安局还抓获了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东北行辕情报处派遣的潜伏特务李居仁,该犯曾活动于昌图、康平、法库等地,最终在金家屯北四门杨家落网。

三是镇压敌对势力,稳定政治局势。1949年5月,铁岭地区各县根据东北行政委员会《关于对反动党团特务组织及其成员进行登记》的指令,先后成立了“登反委员会”,采取先内后外、先城镇后农村,宣传政策,检举揭发等措施,取得重大成果。全区登记反动党团特务组织及其成员4136人,其中铁岭县559人,开原县570人,昌图县1084人,西丰县792人,法库县678人,康平县453人。经过开展“登反”,铁岭地区各县国民党残余势力基本被我公安机关掌握,国民党统治的社会基础被摧毁,安定了社会秩序,经济建设和生产有了安全保证。昌图县还处决了参与杀害许芝县长的反革命杀人犯郭景兴,康平县处决了血债累累的国民党康平县县长韩光复。

1949年7月,铁岭地区贯彻东北行政委员会《关于取缔反动封建会道门的布告》,组织力量,采取措施,摧毁了“一贯道”等反动会道门,逮捕了首恶分子,登记了一般成员,教育了受蒙蔽的群众。铁岭地区各县共逮捕“一贯道”等反动会道门首恶分子412人,其中铁岭县54人,开原县34人,昌图县51人,西丰县83人,法库县86人,康平县104人。经过整顿,全区社会秩序和城乡面貌一新,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开创了好的环境。

本文网址:http://lntldsw.com/news/474.html

备案号:辽ICP备2023010817号

铁网管备002014007

技术支持:大友科技